返回 忍冬:命运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大乱将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异兽已然在近前,连空气仿佛都灼热起来,紫色的雷霆在它的两根狰狞犄角上闪烁,而嘴中随呼吸不断喷涌的炎火更增其凶威。

    “吼”,卜一接触,巨爪带着熊熊烈火便朝着剑一一众迎来。

    半空之中,第一次接战,正式拉响。

    剑一做不到张让的地步,融一军之魂于他过于遥远。他所学的到,打个比方,力量好比是水,他只是让所有人把水灌输到一个杯子里,而他,便是掌握这最终将杯子里的水泼给谁的人。

    巨爪携带着滔天的威势,似慢实快,短短一瞬便来到阵前,而剑一,已经做好泼水的动作,等着它的到来了。

    力量碰撞产生的巨大热能一下就弥散开,如同闪电般的强光之后,震耳欲聋的轰鸣才姗姗来迟。

    堪堪打了个平手吗?

    剑一已然认识到实力的差距,精心准备的一击和异兽的随意一击对了个旗鼓相当,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陛下,现在可不是看戏的时候了。国玺有气运加持,若是再晚点拿出来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

    徐龙显然也被这场面震撼到了,绝非一人之力能够撼动的力量,这之前虽然见过更为惊人的仙家法术,但在放在实力与之对等的力量面前,画面就显得更夸张,更震撼人心了。

    “好。”毫不迟疑地自怀中拿出玉玺,徐龙黑色斗气灌注其中,小小的方块迎风见长,片刻间就成了数十丈的庞然大物。

    而在玉玺之下的众人,浑身一震,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坦,身体里似乎多出了不少力量。

    异兽如火烧般赤红的眸子闪了闪,随后竟口吐人言:“国运吗,看起来还挺强的啊。”

    “这!”剑一愣了一下,随后道:“既然神兽能听懂人言,可否商量一下,这么打下去,可收不了手的。”

    “吼”,谁知异兽眸子闪过人性化的不屑,道:“就凭你们这种层次的力量,来的再多也不够我杀的。”

    只有当实力对等的时候,才有谈判的机会。显然是国运这一项,让异兽颇为忌惮。剑一顷刻间便明白过来,道:“神兽息怒,之前只是部下误入贵地,惊扰了神兽。现在大家都在这,便打个商量,今日权且罢战,随后我龙御帝国必有赔礼送上,保证让神兽满意。”

    剑一妥协的语气让战场气氛变得颇为微妙,仿佛回到了第一次扫荡洞天福地的场景。

    异兽没有说话,只是口中喷吐的烈焰似乎小了些?

    “不知神兽想要什么补偿,一切都好商量,天材地宝什么的都好说,我龙御幅员辽阔……”在剑一拖延时间的时候,手上的小动作却没有挺,大军之中看不出什么,内里却做着不小的变动。

    “你怎么不叫你们的王出来说话,后面的拿着国玺的小子,不会吓的不敢说话了吧?”异兽开口,却是****的轻视。

    徐龙正欲开口,剑一却代他回答:“我家陛下惊扰了神兽,心中颇有愧疚,有口难言,故而让我来代他传话。话说若是神兽对其他的一些东西感兴趣,也是可以的,人口功法,美人钱币……”

    正当其滔滔不绝之时,异兽却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随后背后那对翅膀陡然煽动,速度快了不止一筹,直接向着剑一冲了过来。

    剑一想到抵挡,但大军布置尚未完成,况且时间上也不一定跟的上,所以他只好,用身体,硬接了这一击。

    “你怎么不抵挡?”异兽在剑一面前,却停下了动作,巨大的眸子好奇地看着剑一。

    “帝国之中,像我这样的将领多的是,若是杀我一个能消神兽怒火,想必我家陛下也是愿意的,毕竟是我们冒昧在先。”不卑不亢,却将利害摆在明处。

    但异兽终究是异兽。当初灵泽真羽真君的选择,大概它是不懂的。所以,它还是继续动手了,既然这个人类自寻死路,那就让他死好了。死人总不会再来打搅自己的清梦的。

    “孽畜,你敢!”徐龙在后方看到这一幕,目眦尽裂,三百精锐之中,武力最强的枪十三已经死了,经此一役,虽然还号称三百精锐,但早就没了当初的鼎盛。而剑一,则是这些人的主心骨一般的存在,再少了这么一个,徐龙手下可用之人就没了!

    然而就在这回,突然一队人突然出现,他们本来就离得比较近,此刻只是齐齐上前几步,便挡在了剑一身前。

    十余人身着紧身黑衣,手握长枪,这装扮,和死去的枪十三一模一样。不错,这些人正是枪开头的十多个人,最低都是六阶的水准,七阶的也有不少。这些人一站出来,便将长枪刺向异兽迎来的巨爪,一人之力可能不行,但十余人合力之下,还是抵挡了一瞬,随后纷纷后撤。

    显然,受挫的异兽不甘,又是一击,携带滔天火焰的巨爪再度袭来,而其身后的尾巴,也扫了过来,带着青紫色的电弧。

    “畜生就是畜生,跟他说再多的人话,还是不能当人看。”剑一见此微微一笑,举在半空的右手放下。

    一道集合了国祚的强大能量光束,后发先至,将异兽直接击飞百丈有余。一时士气大振。

    但听着异兽狂怒的吼声,剑一却明白了刀八之前所说的防御力强大,是怎样一个概念。

    剑一清楚,国运绝对是能够伤到异兽的存在,不然也不会惊得异兽口吐狂言。但想要重创,甚至杀死异兽,怎样利用国运,还是个未知的问题。

    似乎是感受到了危机,徐龙将自身的斗气一股脑儿都输进了国玺,使得其体型更大了。七百多人,此刻就像是一团砂砾般分布在南方的天空,却只占了国玺的三分之一。

    这股越发凝实的力量,让众人不自觉地便开始蓄能,准备下一发“炮弹”,而狂怒的异兽,在众人的眼中也越变越大……

    看着眼前基本毫发无伤的异兽,剑一明白,这恐怕是一场持久战了。不动声色地,他叫过来身边的刀二,一番嘱咐之后任其离去。

    …………

    “老臣认为,龙御此举,实在是昏招,相信不久之后,便会收回。”张让一开口,就让心烦意乱的小皇帝安定了下来。

    小皇帝坐回了龙椅,道:“先生此言何意?”

    张让叹了口气,道:“龙御虽然看上去强大无比,但实则内患甚多。其开国所倚仗的,不过是从南蛮借来的精兵,并非其真正的力量。而归其根本,不过是三百精锐。”

    “三百精锐?”殿上之人,都是消息灵通之辈,但对于如日中天的龙御帝国,其崛起速度之快,早就超乎了人们的认知。但他偏偏又真实存在着,冲击着他们的认知。这个神秘而强大的帝国,似乎是一日之内崛起,但其崛起的故事,却广为流传。

    奇袭。

    是的,靠着一路奇袭,从最先的两三城,滚雪球般到现在占据这数百城的庞然大物。哪怕一次失败,就足以前功尽弃。

    而现在,张让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的,三百精锐。”

    张让点头,解释道:“前线交战至今,都是一些小大小闹,根本不见其根本的力量。而我知道这些,是业城大商之主无名透露给我的。”

    “无名是异人,也是迄今为止我们最熟悉的异人,与其他异人只重视自身的力量境界不同,无名无疑更注重和原住民们的互动,也就铸就了他现在的实力成就。”

    “而据他所言,神秘的龙御之主,也是一位强大的异人,或者说,是一个强大的异人组织。其本人实力是公认的第一不说,甚至其下的异人组织,也都是些强大的存在。”

    “而最最核心的,便是其根本,三百精锐。正是靠着这些人,以及目前的龙御丞相,才成就了今日的龙御。”

    说道这,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龙御的绝大多数政令都是这位相国大人的手笔。在前线与之交锋了这么久,其老谋深算、谨慎警觉,都是有目共睹的。”

    “而传言说,此次震动天下的政令,却是那神秘的龙御之主所发出的。他们的相国大人,似乎也被疏远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屈尊亲自来到边境的原因。”

    “那,依大将军看来,这位龙御之主是否如这位相国大人深思熟虑呢?”老尚书颤颤巍巍地问出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从张让之前的口吻,他们都听出了其贬低之意,那么龙御内乱,是否是洛阳再度崛起的机会呢?

    在场的人没有不想知道的,包括小皇帝。此刻的众人,已经完全被张让带偏了话题。

    张让道:“那要看诸位怎么看了。”

    停顿了一会,他笑道:“龙御国内乱象四起,他们手上并没有强大的军队来制约,只能打压一部分人而提拔一部分人。这些人的忠心,显然是难以经得起推敲的。而就是这么个当口,内患未除就想着天下归心的君主,是不是太过着急了呢?”

    虽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但答案却呼之欲出了:这位神秘的龙御之主还是心急了点啊。

    小皇帝呼了一口气,一下子就轻松下来。多日悬而未决的思虑,因为张让这番话豁然开朗,整个人也明朗起来。

    然而还是中年人最先反应过来:“那么大将军,不知现下这种情况,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虽然大局上看来,洛阳的局势并不是很糟糕,但现在人口流失的问题,还是需要解决的。

    张让道:“某实在不善此道,但若有需要,大军随时可以调用。”

    中年人为之一喜:“陛下,乱世重典,还请下令,晚一刻都是都是国家的损失啊!”

    小皇帝皱皱眉,他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做法,甚至内心有些希望老尚书再度出来说话,但此时那副残躯却一动不动,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既然如此,就照李大人的想法办吧。”

    “陛下圣明!”

    …………

    大乱将起,而苏州,却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十府之内,段玉端坐在主座,其下有着不少服饰怪异、行装迥异世人的身影,坦左肩,散发,腰间携带刀具。

    “王,我们的敌人在哪里?”来到苏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老窝被端之后,这些倭寇便被重利收编了。而收编了他们的段玉,却让他们不断的训练刺杀之道,似乎有着特殊的用途。

    “不要着急,朋友。”段玉笑着打断说话急躁的那倭人,道:“中原有句古话,叫好钢用在刀刃上,像你们这样特殊的部队,就该有着更有挑战性的任务,而不是和那些炮灰相提并论。毕竟,杀了再多的炮灰,也不过是你应该做的。”

    “那么,王,请尽快告诉我们,雇佣我们这些人可不是一件好事,对您来说。如果外人知道的话,恐怕您会被孤立的。”倭人也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存在在天书大陆上并不讨喜,这些自我标榜为中原人的眼中,只有同为中原人的存在才值得他们重视。而要是与其他异族合作,将成为众矢之的的。

    段玉微微一笑,面色却冷了下来:“我花重金雇佣你们,可不是请你们来教训我的。放心,待遇不会变,只要将我所说的那些能力练好,到时候自然会用到你们。相反,你们最好还是珍惜现在和平的时候,毕竟,到时候你可不一定能够活着见到我了。”

    那倭人首领闻言大笑:“我大扶桑人以战斗为荣,只有战斗,才是我们活下去的乐趣。现在的这种情况,可让我们很苦恼啊。”

    “现在可不是暴露你们的时候,回去好好训练吧,很快就会有你们的用武之地了。”

    不欢而散,倭人首领返身离去,连行礼都“忘”了。

    出门的时候,与之相错,进来一道身影。

    “小侄,果然与你所料无异,洛阳有动静了。”

    “哦?怎么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