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野名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野名将 第一部分 胡炳云少将(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胡炳云少将(1)

    “胡老大”胡炳云

    (1911——1996)

    抗日战争时期,苏鲁豫边区有民谚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碰见胡老大。”胡者,蛮也,蛮者,勇也。胡老大者,胡炳云将军是也。

    据云,胡炳云将军所部人称“胡大队”,作战极蛮勇,猛打猛冲,死打死拼。日伪顽军凡遇“胡大队”,未有敢出战者,故有此说,遂传民间。其时,地方游击队、武工队常借“胡大队”名活动,日伪顽军闻风避之。(1)

    胡炳云将军作战勇甚,猛甚,蛮甚,狠甚。

    红军长征途中,将军任红二师四团六连指导员等职。凡遇硬仗、恶仗、关键之仗,将军必率官兵打先锋,作尖兵。腊子口之役,将军率十人为敢死队主攻,十一把大刀于敌群中左砍右杀,两腿负伤竟无感觉。直罗镇之役,将军率突击队冲在最前面,杀向山顶,与敌肉搏四小时,被敌一弹中腹部,当场昏迷。山城堡之役,时任副团长的将军亲率两个连,冲上山城铺山头,因天黑难辨敌我,将军摸着敌人帽徽与之扭打拼杀至东方发白。(2)

    1938年10月,中央决定将六八五团改编为苏鲁豫支队,受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原辖第一、二、三营改为第一、二、三大队,由晋东南向苏鲁豫边区挺进。时任一大队队长的胡炳云将军率部进入皖东北,攻城拔寨,神出鬼没,捷报频传。将军手摇灰色羽毛扇与余言:首战魏洼,于一西瓜地里,打得日军鬼哭狼嚎,三名司机开车跑了,八十名日军呜呼哀哉。次战冯庙,遣侦察员化装入城,火烧日军中心炮楼,二十多名日军呜呼哀哉。再战增援之日军车队,烧了二十多辆日军汽车,一百多名日军呜呼哀哉。(3)

    胡炳云将军言打日军,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有利有力有节。要打就狠狠地打,死死地打,打出士气来,打出威风来,打出影响来。(4)

    1941年10月,新四军发起程道口战役。陈毅代军长亲临前线指挥,参战部队有教导五旅、二师五旅、三师七旅十九团。胡炳云将军奉命率十九团担任主攻。将军先至主攻营指挥,继至主攻营之突击连指挥,再至突击连之突击队指挥。是时,将军与陈毅军长以电话热线联络,每攻占一地,即报告陈毅军长。10月21日晚,将军率部一举攻克敌之老巢大圩子。陈毅军长闻之,回电话曰:“胡刘,胡刘(指十九团团长胡炳云,政委刘锦屏),你们是华中的一支铁流!”

    战后,陈毅将战斗总结报**等及三师,指出:“十九团此次表现基础好,战斗作风亦佳。只需要:一,政策领导。二,战术教育加强,可为华中各军之冠。”(5)

    1947年7月,时任华野十一纵副司令员的胡炳云将军奉命率三十一旅由苏北隐蔽南下,至南通等地。**发觉后,集中三倍兵力围之。华野首长闻之急电胡炳云将军火速率领部队北返。是时,回返之路已被敌人封死,惟范公堤外之海滩为空隙。将军果断下令,沿堤外海滩北上突围。其时,遇一老渔民,飘飘白须,告将军曰,海潮来一次得十一二个时辰,须于海潮涨前通过滩涂。

    是夜,雨住云散,月朗星稀。将军率万余人随老渔民踏淤泥艰难行进。过第一个海汊时,渐闻海涛声隆隆;过第二个海汊时,海潮滚滚而来,浪头约有半人高;过第三个海汊时,潮水涨至齐胸。次日拂晓,全旅安全到达琼港,无一损伤。将军回忆此次行动曰:“真是好险哪,幸亏老渔民带路。”

    据云,部队到达琼港后,老渔民不辞而别。解放后,胡炳云将军通过各级政府四处寻访老渔民,亦未有踪影。故当地流传三十一旅海滩突围为“仙人指路”。(6)

    1940年3月,时任中原局书记的**(化名胡服),由延安至皖东北。中央发电一一五师,要派得力部队保卫少奇。一一五师政委罗荣桓急令胡炳云将军担任护卫少奇和中原局的任务。胡炳云将军言,少奇同志脸庞瘦削,和蔼可亲,理论水平高,政治修养好。初到许圩子召开了干部会议,有当地党政军负责干部参加。少奇同志讲解建立抗日民主政权通俗易懂,如曰:“打日军要有枪,有了枪还要有个家,这个家就是抗日民主政权。”又曰:“有的同志觉得招兵买马是资产阶级军队的做法,我看,能招到兵买到马,就不错嘛!革命的兵为什么不招?革命的马为什么不买?发展武装,多多益善。”(7)

    胡炳云将军言,**同志生活俭朴,关心士兵,坚持与官兵一同吃“大锅饭”,从不开小灶。有时因工作关系不得不一人吃饭时,也极简单:几条小咸鱼和一丁点小菜。少奇同志行军很少骑马,坚持与士兵一同步行,马让给伤病员坐,或用来驮东西。(8)

    将军又言,少奇同志烟瘾大,一支接一支。某日,将军通过内线关系弄两条烟送**,少奇同志推让许久,方勉强收下。(9)

    1940年6月,胡炳云将军护卫**同志转移郑集,泗州之南,洪泽湖之西,突遇日伪军袭击,将军组织官兵奋勇反击,战斗极其惨烈。是时,歼灭日伪军四百余,我方伤亡二百余。战后,少奇同志召胡炳云将军谈话,问伤亡情况,将军曰:“就是牺牲了我们全大队,也不能让你的安全受到威胁。”少奇同志似不悦,又问:“炳云同志,你对**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作战指导思想是怎么理解的?”将军支吾。少奇同志继曰:“我们同敌人打仗,只有善于保存自己,才能更有效地歼灭敌人。如果自己都没有了,把本钱全部拼光了,拿什么去消灭敌人呢?将军言,少奇同志批评人和风细雨,循循善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