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野名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野名将 第一部分 陈锐霆少将(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锐霆少将(2)

    陈锐霆将军1937年初秘密参加中国**,入党介绍人王兴纲。1941年,将军率一个团于安徽宿县起义,归建新四军。4月30日午夜,将军参加地方座谈会归,甫就寝,即闻院外杂乱脚步声和零星枪声。将军急穿衣出门,见两把明晃晃刺刀直逼胸前。将军徒手拨刺刀与之搏斗,腹部、手部均被刺伤,两特务仓皇开枪而退,未中。将军曰:“国民党特务的刺杀行动,使我在历次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免疫了,少吃了苦头。”陈锐霆将军建国后曾任兵器工业部副部长。(12)

    三大战役前夕,陈锐霆将军**赴中央汇报华东部队炮兵情况。**欣然会见将军,以爬山头喻解放战争形势。临别,**亲送出屋门后,且行且谈,又送出院门。将军曰:“**礼贤下士,了不起!”(13)

    陈锐霆将军言,陈毅元帅敢讲话,熟谙人民战争规律。淮阴失守后,军中弥漫悲观情绪,而陈毅元帅仍豪气十足:“今天淮阴可以丢,将来临沂也可以丢,甚至延安也不能与敌人硬拼。主力在手,将来南京都是我们的。”(14)

    抗战胜利后,国共和谈。陈锐霆将军回忆,陈毅元帅传达有关文件,曰:“国民党的政治中心在南京,经济中心在上海。我们与之隔江相望。宋太祖赵匡胤曾说,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和平旗帜我们要抓,不抓不行。如果要整编为国民党军,我们华东部队一个青壮年也不许复员,就是当武装警察也要保留。”将军感慨言:“实践证明这段话是相当有远见的。”(15)

    莱芜战役中,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被俘。陈锐霆将军闻之,即前往探视,执礼甚恭,按惯有称呼问候“军座”的健康。其时朔风严寒,李仙洲腿部负伤,着士兵服,身子畏寒发抖。将军见状急脱下自己身上毛衣,双手捧之,递给李仙洲“军座”。(16)

    陈锐霆将军善下围棋,战争年代常以玉米染色做棋子。

    陈锐霆将军晚年生活丰富多彩,唱京戏,下围棋,练拳术,写书法。将军谓长寿之秘诀:自寻乐趣,不找烦恼,适度锻炼,忙比闲好。

    资料来源和注释

    (1)陈锐霆,少将,曾任解放军炮兵顾问。陈士榘文《天翻地覆三年间》。

    (2)陈锐霆,1999年2月9日广州采访笔录。

    (3)陈锐霆,2001年2月28日广州采访笔录。

    (4)同上。张宗昌,奉系重要将领,山东军务督办。

    (5)同上。

    (6)同上。

    (7)同上。

    (8)同上。

    (9)陈锐霆,2000年2月28日广州采访笔录。商震,陆军二级上将,国民党第六战区司令长官。

    (10)同上。

    (11)同上。

    (12)陈锐霆,1999年2月9日广州采访笔录。

    (13)同上。

    (14)同上。

    (15)同上。

    (16)同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