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野名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野名将 第一部分 陈锐霆少将(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锐霆少将(1)

    骏伟陈锐霆

    (1906——)

    史载,1947年3月,华东野战军成立特种兵纵队,下辖榴炮团、野炮团、骑兵团、工兵营、特种学校和坦克分队。其时,鲁南战役中歼灭国民党两个整编师和第一快速纵队缴获之坦克、战车、榴炮、汽车等特种装备均交特纵,由其组成我军新的兵种。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将军也。(1)

    陈锐霆将军长身鹤立,形貌骏伟。九十高龄,仍精神抖擞,步履稳健。1999年初春,余与同事杨建华拜访将军,谈毕恭求墨宝,时适酒酣,将军染翰直书,运笔如飞,“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四尺条幅立就。

    张震将军任军委副主席时,某日陈锐霆将军往访。守门人进报告,曰:“一位比你还高还老的首长要见你。”张震将军笑曰:“此必陈锐霆。”急出门相迎。(2)

    又言张宗昌少时,某日。张外出,母亲嘱其跪前,正色教诲曰:“你出去不要踩了人家的萝卜地,懂吗?”张答:“懂。”又曰:“也不要拔人家地里的萝卜吃,懂吗?”张答:“懂。”又曰:“回来时给我带个最大的萝卜,懂吗?”张亦答:“懂。”(3)

    陈锐霆将军言,张宗昌反对新文化,提倡复古读经,但对其母则极孝。1925年秋,张宗昌为其母做寿,邀请社会名流于济南市之山东省政府东楼举行大典。将军作为中学生运动员代表之一应邀参加,吃西餐,听大戏。将军言,北京的四大名旦都被请来了。因学生翌日上课,只看了李万春的《搭子沟》,武把子,棒极了。著名琴师孙佐臣的京二胡,也拉得韵味十足,一开弓,全场人都侧耳静听。

    陈锐霆将军告余,张宗昌大高个,说话精练,人也还精明。在山东省运动会期间,张宗昌接见了陈锐霆等学生运动员,言“我是穷小子出生,没有机会上学,不识字吃了很多亏,你们今天有这样好的条件,一定要好好读书”等。(4)

    陈锐霆将军,山东即墨县螯山卫盘龙庄人。将军记忆儿时村后有一巨石,高数米,连绵十余米,依稀可辨石纹状龙形,翘首渤海,尾藏石缝,有鳞有爪,故此名之,现因采石而面目全非也。

    陈锐霆将军年幼时既聪慧又顽皮。于崂山卫念高小,尝与同窗赌吃锅烧、生油、樱桃等。某日,与同窗赌喝“俄国棒子”(俄国出的酒,一瓶旧秤三斤十二两),将军一饮而尽,大胜亦大醉。酒后奋臂挥拳,率同窗追打学校一学生不满之地理教员。事后,校长念其学习成绩优秀,仅给予记大过处分。(5)

    陈锐霆将军忆其在海边本村小学读书时,学校禁止学生游泳。每至夏日老师便立于校门,检查学生有否下过海。凡男生进,老师即用指甲在其胳臂上刮一下,若有白印子,即伸手挨板子。将军曰,此法甚灵验,凡私出游泳者,无一漏网也。(6)

    陈锐霆将军小学毕业后,报考济南第一师范的农三班。该校为官费,约三四百人报考,只录取四十余人。是日发榜,将军安坐宿舍,读《三国演义》。须臾,有同学回告曰,榜上无名。将军继续读书,曰:“不可能。”又有同学回,亦告之,无名。将军曰:“不信。”亲往视之,竟榜中第四名。因名字书于榜纸边缘,故前两同学均漏读。(7)

    1914年,日军进攻青岛。其时将军8岁,正在山上砍柴,有孩童从海边来,曰,海湾里来了好多兵舰,花花绿绿真好看呢。即与十余孩童爬上一座山头看热闹。不料,被日军发现,从兵舰向山头连发十余炮。将军忆此曰:“我们站在山脊梁上,炮弹不是落到前面山沟里,就是落在后面山沟里。”1928年济南发生“五卅”惨案,陈锐霆将军住北苑,又遇日军炮击,一炮弹落身边不远,险些丧命。将军言,那时参加战斗的是北伐部队,黄埔一期的学生都当营长,打仗还是很勇敢的,但装备落后,被动挨打。将军感慨曰:“我两次被日军炮击都在自己的国土上。”当炮兵之念由此而生。(8)

    陈锐霆将军年轻时于国民党炮兵部队服役十余年,先入商震举办的河北军事政治学校,毕业后即任副连长,后由副连长而连长,由连长而营长,由营长而团长。抗日战争时期,多次率部与日军作战,败多胜少。将军总结教训曰:“除了战术思想问题外,装备落后,必然挨打。”(9)

    1937年10月,时任炮兵连长的陈锐霆将军奉命至元氏配属步兵打日军。因通信落后,未联络上,后由于日军进攻猖狂,不得不撤退。其时,将军闻日军迂回截断了平汉铁路,遂自主率部沿太行山东麓南撤。将军言:“虽然一个人也没有少,一门炮也没有丢,但抗日准备多年,未能向敌发一炮,真是懊丧之极!”

    1938年5月,陈锐霆将军随炮团在三十二军参谋长统一指挥下守山东菏泽城。日军土肥原贤二师团围城而攻,且有气球升空指挥作战,我亦无奈何。是役,将军与两个连官兵与其他部队一起分散逾墙而溃退。(10)

    1938年秋,陈锐霆将军率炮兵营参加了赣北万家岭大捷作战。某日,日军宫琦联队(相当于团)偷袭我德安白水镇麒麟峰得手,将军奉命率所部以3600米距离直接瞄准敌占山头射击,几乎发发命中。步兵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发起冲锋,全歼日军宫琦联队。战后,将军上麒麟峰检查敌人尸体,百分之八九十是炮打死的。将军忆此曰:“与日军交战数次,唯独这一仗打得痛快!”(1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