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野名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野名将 第一部分 张云逸大将(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云逸大将(2)

    孙克骥将军言,张云逸将军入闽后,会见国民党某旅旅长。该旅旅长酒后得意忘形,吹嘘其与蒋介石之师生关系。将军佯问:“我与蒋委员长已多年不见,近来好吗?”旅长一愣。张继曰:“还是民国初年,我们在许崇智幕**过事,有数十年了吧。”该旅长大惭。(6)

    1940年3月,江苏省主席韩德勤部纠集八个团兵力,万余之众,乘虚进攻新四军五支队后方半塔地区。张云逸将军临危不惧,从容指挥,以教导队500余人固守半塔,以十团、十五团各一部及特务营,从南北两翼钳击围攻半塔之敌,苦战七昼夜,半塔阵地巍然屹立。陈毅元帅高度评价半塔战役,曰:“先有半塔,后有郭村;有了半塔,才有黄桥。”(7)

    曾任张云逸将军随从医生的欧阳山言,百色起义后,张云逸将军任红七军军长,与士兵同薪饷,同衣食,同甘苦,同祸福,布衣蔬食,怡然自得。每到宿营地,将军必至炊事班,拾柴、烧火、煮饭、炒菜,忙得不亦乐乎,故大家均称之为“老伙头军”。(8)

    1931年1月,红七军奉命由全州北上,往江西苏区与中央红军会师。半年时间,竟至千里。某日,张云逸将军于行军路上,见一伤员一拐一拐行,步履艰难,便上前相扶,伤员大惧,避之。将军不解,人告之曰,此伤员已安置老乡家,是偷偷跟来的。将军闻之神情肃然,传令曰:“什么东西都可以丢掉,就是不能丢掉伤员?”此语遂遍传全军,伤员闻之无不动容奋进。(9)

    抗日战争时期,张云逸将军任新四军副军长。某日,房东大娘患腹痛,将军急煞,穿田埂,越沟壑,小跑至军部门诊所,请医生去诊治。又一日,将军夫人患头痛,警卫员至门诊所请医生,欲往,遇将军,止之曰:“以后凡是我家属有病,只要她自己能走来看的,不要门诊所派人来。”原新四军司令部门诊所医生沈华新忆此曰:“那时军部驻江苏阜宁县停翅港。将军风范,终身难忘啊!”(10)

    原新四军参谋处参谋李晓光言,解放战争时期某日,李晓光发高烧,张云逸将军闻之,夜持汤水,为其沐脚,并安排医生诊治。李晓光呜咽曰:“首长待我如父母,我愈不自安矣。”(11)

    某日,张云逸将军乘坐吉普车赶路。途中,遇一群伤兵拦阻,强行乘车。警卫员告之:“这是副军长的车。”伤兵见其身着长衫,且敝垢点点,不信,欲驱之下。后当地县公安局急调一个班来解围。伤兵始信其为大官,皆面面相觑,诚惶诚恐。将军则微笑下车问伤兵,缘何拦车。伤兵答,到某地集中,粮票已用完。将军当即批条子,为这批伤兵解决粮票问题。(12)

    张云逸将军对文电要求极严谨。某日,将军见一份电文中有“河流一岸”语,召参谋曰:“是河流的左岸还是右岸?”参谋即改为“河流左岸”,将军又曰:“必须写上河流流向,否则会引起误解。”将军规定,凡起草文电,不准用草书,“一般”、“可能”、“大概”、“或者”等语,均戒之。

    某日,抗大八分校举行开学典礼,时任新四军副军长兼抗大八分校校长的张云逸将军与新四军政治部主任邓子恢同时出席。会间,将军起立,向邓子恢敬礼,并请其作指示。有人提出:“副军长向政治部主任请示报告,不合礼仪。”将军不以介意,曰:“我虽是副军长,但也是学校校长,学校校长向军政治部主任请示报告,有何不可?”闻者称其知书达礼,谦虚谨慎。(1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