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商业的常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商业的常识 第一部分 王传福的商业哲学(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传福的商业哲学(2)

    内部讨论了半天,厉伟想做,但同事说公司前几个项目都砸了,还是不能凭感觉,得走正常流程。于是放弃。好在,荣信股份和A8音乐后来还是帮他们赚了不少钱。

    2006年以后,厉伟和他的同事们心态才开始修炼成熟。今天,深港产学研最大的一个早期投资项目可以达到3000万元人民币。“现在为什么有些方向开始向外资学了,因为我们有上市的了,等于八路军自己有兵工厂了。”

    我们问厉伟:“怎么处理投资人与创业家的边界。”

    他指着会议室墙上的一幅油画:“我们就是看画的,人家才是画画的。我们最多出出主意,画美女还是画牛更好,大主意还得人家拿。你要想自己冲上去干,干吗给人家钱?”

    大杨

    杨向阳是厉伟的好友,两人志趣相投,但性格却是天上地下。厉伟生活严谨、不苟言笑。杨向阳光头、高大,喝功夫茶、叼烟斗、玩古董、打高尔夫,很有些江湖豪气。“我们俩出去,人家都觉得应该反过来,他像清华的,我像北大的。”

    在VC界,杨向阳被公认为生物科技投资领域的前辈,外号“大杨”。 他是安徽阜阳人,清华大学数学系科班出身,1987年硕士毕业后到深圳大学任教,随后管理校办酒店。1990年,杨向阳下海,先后在石油贸易、房地产、股票等领域淘金,广有斩获,此后,他成为国内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圈内人称“大杨”。除了生物医药,还涉猎网游、新能源甚至电影等 (周星驰的《长江七号》就有他的支持),名片上的身份是清华源兴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总裁。

    杨向阳现在主要的精力其实在北科生物上,这是一家在干细胞治疗领域处于全球制高点的公司。作为天使投资人,他在北科等生物医药公司至少投入了上亿人民币,并陆续帮助北科引入了深创投、深港产学研以及中信的投资。

    北科生物的主业耗时耗钱,在国内尚未获批临床,且由于行业敏感性褒贬不一。“真正做创新的人总会生活在一种寂寞状态,当你被主流认可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成熟阶段。”杨已经接近做到八风不动。“我从1998年开始搞基因治疗,始终有人来给我讲基因治疗不行了,我一直很虔诚地去学习。到2002年,我发现跟我谈基因治疗的问题的十个人里,有八个是不搞基因的。他们有什么理由和资格来跟我讲这件事?”

    “我终于明白我们是在做创新,我已经走到人类认识的最前端,没有谁是我们的老师了,我们的老师就是我们的付出和探索,唯一要看的东西就是数据。全世界的人都刚刚开始,所以你一定要去干,一边跟没有法规作斗争,一边跟不合理的法规作斗争。现在的北科生物就是这样。”

    关于北科,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美国盲孩子在多次医治无效后,怀着最后一线希望到了北科。两个疗程结束后,为了省钱那个孩子回国了。有一天早晨起床后,这个孩子突然对身边的母亲说:“妈妈你真漂亮。”

    “当初杨向阳第一次在我们研讨会上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给他发一个短信,说我眼泪都下来了,就冲你这句话,我这四千万投资值了。”厉伟说。

    作为赛富投资的客座高参,在杨向阳看来,最好的风险投资人就应该像他的老朋友赛富投资的总裁阎炎一样,“够贪婪,够冷酷”。

    “什么叫贪婪?贪婪就是充满希望,下注在一个看起来只有万分之一可能的事情。所谓冷酷,就是同时要极度冷静,不能为某些东西所诱惑。”厉伟对这句话做了完美的诠释。

    “但如果你不够‘善良’的话,还是做不好投资的。善良意味着你对被投人充分信任,同时还要发现工作中的美。”厉伟强调。但过于“善良”呢?

    冷酷不到底?

    2010年,杨向阳终于因为另一个人——李锂而被公众所知。后者创办的肝素钠原料药制造公司海普瑞药业在深圳中小板成功上市,李锂一跃成为新首富。杨向阳曾经帮助他走出重庆来到深圳,完成了从一个贩卖技术的工程师向一个企业创始人的转变。

    “你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杨向阳。”深圳市某政府高官在海普瑞上市庆功会上对李锂如此说。

    据与会的人回忆,杨向阳原本也在被邀请的VIP之列,可是他没有去。

    他原本可以创造中国天使投资史上最漂亮的一役。直到2007年6月,源政投资还持有海普瑞2293%股权,如果按照每股148元的发行价计,市值约136亿元,前提是当时源政投资没有选择拿5797万元后退出。

    在李锂扎营深圳后的很长时间,从商经验丰富的杨向阳一直被其称为“杨哥”。但两人的性格恰为两极,杨向阳开放热情,李锂严谨冷静。

    利用自己在深圳政商圈中的影响力,杨曾经写信给当时的政府主管市长,建议政府把生物医药产业列入“十一五”发展规划中,重点扶植一批创新企业。今天,生物医药产业已经成为深圳仅次于IT信息产业的第二大支柱产业。

    2001年,生产线正式投入运营。杨向阳又通过自己的关系,推动国家经贸委给各地下发文件,帮助海普瑞收购猪小肠。为了避免客户过于集中在欧洲的市场风险,2005年,杨向阳牵线,开拓了APP等美国公司客户。而后者下属的DSC公司在海普瑞获得FDA认证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这一路走来,从几亿元的6年期长期贷款,到高盛几千万美元的入驻,这其中都有着某些关键人物的作用。应该说,这样一位关键性人物对于海普瑞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甚至可以说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没有此人的存在,根本没有人会知道海普瑞的存在,没有银行会愿意给他如此‘巨额’的‘长期贷款’……” 一位熟知内情的网名为“弗洛伊德眼神”的深圳金融人士在其博客中写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