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第一部分 第八章 只有一起经历过的事,才是真的(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只有一起经历过的事,才是真的(5)

    我贪心地闭上了眼睛,妄图捕捉尽此时此刻的每一寸细节,把这些转瞬即逝的生之确幸,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

    虽然我也知道,这一份感情,无论我是要记得,还是要不记得,最终,它都会湮没于记忆的尘埃里,将再也,不会被这个世间的任何一人提起。

    仿佛大雪无痕般令人寂寞得一夜白头。

    8

    一人一狗很快就玩累了,我们上了楼,小北一只手抱着牛奶,一只手拖着行李。

    我要上前接过牛奶,被他摇摇头拒绝了,愣充硬汉是他的一贯风格。

    这一次,我没有扫他的兴。

    家门甫一打开,是离了家十几天空气不流通的味道,我跑去开窗。

    回到客厅,依靠着沙发坐在地上的小北却抬头说,喜悦,家里都是你的味道。

    我心中莫名一颤,笑笑没讲话。

    小北起身打开他的行李箱,一件件地拿东西出来:“喏,这是今年送你的生日礼物,这是上次打折季的时候你要买的打折衣服,你一直想要的剑桥包我买了两个颜色,灰色和绿色你看看你想要哪一个……”

    东西很快堆了一地,我也折返卧室,拿了一堆出来:“这是我三月去香港的时候给你买的内裤,去年给你买的格子泳裤也一直没有给你,还有这条项链,虽然你之后也不会常戴但是不准转手就把它送给别人了……”

    我们一开始还兴高采烈地交换着这一切,可当要拿出的东西越来越多,我们都有一些隐隐的垂头丧气。

    伤感仿佛慢性毒药,丝丝毫毫浅浅淡淡,却在不知不觉中,阵阵痛入骨髓。

    我短暂躲开,跑去洗澡。

    待我披着浴巾出来,小北看出我脸上已经遮掩不住的伤感,伸手拉我到身边。

    我们肩并肩,手缠手,各自叹了一声自以为只有自己才会听到的气。

    “喜悦……”

    “小北……”

    我们同时想要说点儿什么,一下子又都笑了。

    “你先说。”小北又靠近我一点,我们离得这样近,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慢慢粗重。

    “我想问个又做作又傻的问题。”

    “是不是要问我是不是爱过你?”

    我大笑,眼角却略略潮湿:“我坚信你爱过我。”

    “那你要问什么?”

    “如果说我坚信你爱过我,还想问问你是不是爱过我,会不会特像一个神经病?”

    小北爱怜地摩挲我的发,眼中亦有了晶莹:“如果我回答你说,我直到现在,对你的爱都没有变过,你会不会怀疑我得了绝症,分手只是为了让你好过一点而后好让自己安静地死去?”

    “呸呸,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那你相信我么?”

    “重要么?”

    “也重要,也不重要。”

    “那我选择保持沉默。”我撇嘴。

    “我想我已经得到我要的答案了。”小北一脸狡黠,转而声音却满是伤感,“喜悦,有些时候,挺想让你恨我,又更想让你原谅我……”

    “别说了……”我伸手捂住他的嘴,“你会弄哭我的……”

    话音刚落,我的眼泪就毫无预兆不受控制地涌出。

    我把头扭向一边,小北却轻轻抬起我的脸,他也攒了满眶的泪。

    而后,我们接吻了,像初次见面时那样。

    我们流着眼泪,时而沉默,时而号啕,甜蜜而悲伤地,吻了一次又一次。

    一切,都变了,一切,却又未曾改变。

    我发现我还爱着小北,还相信他还爱着我,那么地爱着他,那么地相信他。

    这一发现,令我龟裂到满是裂痕的心,瞬间崩塌后,又绝望地凝成一个新的血肉模糊的团。

    我爱着小北,可当我已经爱到给无所给——

    放手给小北自由,也许是我最后的温柔。

    9

    那一晚,我们做了爱,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又都出乎意料。

    我们数次攀上命运的巅峰,爱得如同两个初尝**的少年,和谐得仿佛天造地设生该如此。

    但其实,我们都明白,这何尝不是一种回光返照。

    我们抛去了所有束缚,只求得一片结束时短暂的心安。

    **过后,我们沉沉睡去,安稳如枕着层层云端。

    小北一早就离开了,我在床上躺着装睡,听着他悄然起身去洗漱,打包好行李,坐在床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我,在客厅同牛奶玩了几分钟,而后关门离开。

    关门声传来,致命一击般敲在我的心上,我有点儿想就此睡去,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面对。

    可是,意识慢慢地冰融般复苏,我的大脑空荡荡得可怕,清醒逐渐地侵占了我身上的每一寸细胞,我只能从床上爬了起来。

    窗外,北京的这个清晨,起了漫天大雾,空气中仿佛随时可以有眼泪流下,天灰得可令一切美好瞬时沮丧。

    我听到隐隐的雷声,我知道不会有雨下起来,我知道自己会好起来。

    我也知道,有个我爱的人,将永不回来。

    我失魂落魄地走至客厅,小北把它整理得干净温馨,牛奶意识到了小北的离去,躲在窝里不高兴地瞪眼看着我。

    沙发上放着小北从美国带回的衣服,我选了一身穿好。衣服旁放着一叠钱,他终于还是不要欠我的,把去旅行的钱给了我。

    我牵着牛奶下了楼,它兴奋异常,大概是以为我要去找小北,我跟着它走,就走出小区,走到了路边。

    牛奶到了路边就停下了,它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一脸茫然地回头看我。

    我环顾四周,知道这是小北第一次和最后一次上车的地方。

    而小北的味道,已经被吹散在了风中,再无可寻。

    我抱着牛奶,蹲坐在了路边,想抽一根烟,摸摸口袋却发现没有带。

    坐了不知多久,望着不知来自何方又将去向何处的车流,我站起身来,往家的方向走去,没有再回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