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第一部分 第八章 只有一起经历过的事,才是真的(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只有一起经历过的事,才是真的(4)

    刚上三楼,便看到王品牛排门口大大的“装修”二字,我俩同时笑了出来,对视一眼,遮掩不住的却是几近溢出的无奈。

    生命对我们俩进行了无情的嘲讽,毫不留情。

    我们俩假high着去吃了王品牛排边上的自助铁板烧,菜色很不错,但其实两个人都吃得味同嚼蜡,我们的心思都已经不在食物上了。

    再美妙的食物,也填不满失望掘出的空洞。

    吃完饭已经六点多,我们从华侨城回到福田区,已经差不多七点,小北回家拿了行李,我们一起坐上了去机场的出租车。

    我们一上车,深圳就开始飘雨,我望着窗外倏忽而过的风景,知道我可能再也不会来深圳了。

    可是我在离开它的时候,却忽然有点儿喜欢上了这个城市。

    对于这一点,我想我不会再告诉任何人。

    我像一只可怜的土拨鼠,于黑暗的地底喁喁独行,埋葬记忆,好的坏的,永不复见。

    7

    飞机意料之中地晚了点,航空管制总是来得理直气壮又莫名其妙。

    我们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已然凌晨一点有余,拿了行李我就拉着小北冲向地下一层的出租车候车处。

    刚出了机场大厅就被排列得满满当当的四队人吓到,工作人员拿着喇叭不停地喊话,告知大家出租车僧多粥少,建议最好乘坐机场大巴离开。

    权衡了一下,机场大巴只到东直门,到时候带着行李又要跟一群人抢车,不如就在这边安心等待。

    我让小北先排着队,前前后后在几列队伍中麻雀一般飞来飞去观察了几次,最终选定了一列比较起来最有可能尽快坐上车的队伍。

    半小时内,我俩成功地坐上了出租车,而差不多跟我们同时出来的人,却因为站错队,各种站在队中愤恨地同机场管理人员大吵,且被无情地施以白眼。

    上车后,我同小北炫耀我的聪明才智以及高明的审时度势,他对此抛出“不予置评”四个字,继续低头玩他的魔方,看得我想夺过魔方丢出窗外。

    车子开起来,北京初夏的夜尚有些凉,从机场往城里开的路上,绿荫遍路。

    司机打开广播,范玮琪的声音竟又奇迹般传出,还是那首《最重要的决定》。小北也听到,不自觉地就放下了手中的魔方。

    我俩默契地对视一眼,相互低着头笑了。

    那笑里,百味杂陈。

    风徐徐地灌进车里,车子顺着机场高速一路开至三元桥,又从三元桥顺着三环到了蓟门桥,从蓟门桥又一路向南,往家的方向开去。

    随着归家路的慢慢缩短,我同小北之间,有一些微妙的感情,也如同这距离一般,慢慢地在缩短。

    我们都不讲话,我们都心知肚明。

    这一条熟悉又陌生的路,这些年来,我们一共走过五次。

    每一年,小北回国,都是这条漫漫长路。

    好多记忆,就这样复活了,像风一般,自由地灌进我们的脑海,如沙漠绿洲,花开二度。

    出租车停在楼下,我付了钱,等着司机找钱。

    小北已经下了车,把行李从后备箱中取出等着我。

    路过楼下的小花园,小北说,喜悦,我们去坐一会儿吧。

    我说好。

    我们静静地在楼下坐了一会儿,花园里有了健身器材,小北说:“我冬天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我笑着说:“嗯,可惜你用不到了。”

    小北也笑:“冬天我出来遛牛奶的时候,看到它在草坪上跑来跑去,我就想,要是有简易的健身器材就好了,我就不用冻得苦哈哈地在一旁冰棍儿一样站着。心想事成得总归是有点晚。”

    “没事儿,我随时欢迎你来帮我遛狗。”

    “话说牛奶呢?”小北没有接我这句客气的茬,他知道,我们一别之后,自是永不复见。

    “我出去那么久,把她放在五楼师妹家里了。”

    “你师妹睡了没?要是没睡,把它牵下来遛遛呗,你平常作息那么不正常,一天两次遛它肯定坚持不了。”

    “所以每次你回国,牛奶都高兴得跟什么一样,因为只有你肯风雨无阻地一天两次雷打不动地遛它。”

    “那是,我爱狗,你虐狗,能一样么?牛奶那么恨你总是有原因的。”

    “是啊,你是没看它平常看我那眼神儿,跟见了鬼一样。它见谁都亲,就见我,各种冷漠无情的。这跟生孩子是一个道理的事情,有些孩子是来讨债的,有些孩子是来还债的。我估计我养牛奶,就是供它奴役任其**还债给它的。”

    “得了吧,牛奶挺可爱的,全宇宙最可爱的狗,没有之一。”

    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了师妹,夜猫子的她果然还没睡,我就上了趟楼,把牛奶牵了下来。

    牛奶一见到小北,先是一愣,继而就狮子一般呜咽着冲了上去,在他怀中各种撒娇,恨不得把头都扎进小北的身体里。

    小北笑得好开心,丝毫不管牛奶舔了他一脸的口水,耐心地抚摸着它的后颈,牛奶爽得一塌糊涂。

    “啧啧,到底是你的狗还是我的狗啊,真是各种没良心,见到我倒是各种冷静的。”我在一旁嫉妒之火熊熊燃烧。

    “你可以把它对我的这份感情理解成尊敬。”

    “那你是不是也对我挺尊敬的?”

    “我对你不止是尊敬。”小北故意沉思状,“是敬爱。”

    我笑着打他,被他灵活闪开,跑到草地上跟牛奶一起跑来跑去,玩得好快乐。

    小北很快就一脸晶晶的汗,牛奶则喘得舌头都要掉出来。

    我在一旁看着,头上月朗星稀,空气中弥漫着刚刚割过的青草地散发出的甜味,一切都美好得像是一个梦。

    某一个或几个瞬间,总会让我觉得,我同小北之间,从未变过。那些龃龉,那些争吵,仿佛从未出现过,如同一场噩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