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第一部分 第一章 赌上性命飞向你(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赌上性命飞向你(3)

    曾轶可唱完一首《狮子座》的时间,微博便有了十几条广大亲朋热情洋溢温暖人心的回复,我又寂寞又美好地跟亲们热火朝天地互动着,时而梨涡浅笑什么的,觉得自己在周围人眼中跟雏菊一般淡定而芬芳,身后恨不得有光柱四射而出。

    一个小时过去,我已然无心微博,觉得心里空空的,仿佛缺了点儿什么。

    我无语望天,想说难道是做作过了头,陷入了无止境的文艺女青年忧伤戏码中?

    此时艾米的电话打过来,我的闺蜜,不愧是我的最佳损友,声音里透着遮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喜悦,还没走成啊?”

    “你也身在北京,你觉得东二环下着倾盆大雨,机场的天气能好到可以起飞?还有,咱们能稍微遮掩一下唯恐天下不乱的语调么?”

    “俨然不能,关键时刻落井下石才是真朋友。你干吗呢?”

    “还是坐在天杀的川菜馆,周围无数人虎视眈眈着我的宝座,服务员都过来擦了两遍桌子了。哼,这么对我,我就是不走!”

    “人家就算把你当慈禧太后供着,你也是不会走的,别借题发挥。”

    “人太熟了就没意思了,我看咱们以后别联系了,还是做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你舍得么?对了,你们家赵小北没联系你?”

    “呃……估计他在跟**吃饭呢吧。刚从美国回来,总得母子团聚一下。”我心中忽然没来由地“咯噔”一下,终于明白了我刚刚忧伤戏码的源头所在。

    “吃饭也能看微博的好不好,他难道不知道你被困机场?好歹你也是去深圳找他的啊,起码得关心一下的吧。”

    “咳……他那人,大大咧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越陷越深,但还是打肿脸愣充傻大姐,“没准儿,他都忘了我今天要去找他了。”

    “这怎么能忘,你们今儿一天都没联系?”艾米的口气严峻起来。

    “没啊……他最近事儿比较多,上周从美国回来之后就跟同学去小梅沙玩儿了,我们一直联系不多,每天也就发几条短信,打个一两分钟的电话。”

    “啧啧……你可真够放心的。”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爱情小说白看了啊。这爱情啊,就好比手握沙,握得越紧呢,就越散得快,最后一场两手空空,空悲切!”

    “少跟我拽古代诗词,我没读过书,听不懂!你们俩这三年了还有爱情?不对,不应该是三年,也就六个月吧。每年两个月,暑假、寒假。”

    “凭什么给我压缩成六个月啊,整三年好么。”

    “异地恋恋了三年,我也真够佩服你的。”

    “你偶像崇拜我这件事情,不在咱俩的讨论范围之内,你单方面默默表示一下就得了。”

    “真没一丝一毫的崇拜,只是为你的死心眼有点儿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单纯我美好我集中国女性的优良传统美德于一身,你管得着么?”

    “喜悦,你不发个短信通报一下?看看他的反应?”艾米的声音忽低下来,听得我有点儿怯,“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虽说你们老夫老妻,也不待他这样的。嘘寒问暖倒是不用,起码得有个正常关心吧。更何况,你这是漂洋过海去看他好么?”

    “北京飞深圳没有海,”我心虚地纠正艾米,想岔开话题,“有点儿地理常识好么?”

    “喜悦!你正经点儿!”艾米语气急起来,“我可不想你一个人流落异乡千里寻夫被弃荒野。”

    “好好好,我听你的,挂了电话就发。”

    “那我挂了,你给我立即发。”

    4

    艾米音速小子一般“BIU”一声挂断了电话,我戴着耳机,听着“嘟嘟嘟嘟”的断线声,仿佛那个《皇帝的新装》里被揭穿没穿衣服的皇帝般,有点儿蒙。

    艾米说我是“漂洋过海去看他”,其实不为过。

    因为,我之所以六月十五这一日飞去深圳,只是因为六月十六号小北过生日。

    更是因为,小北曾说他想跟我一起去旅行。

    我们早在三月就约好,等他从美国回来,一周的时间给他办签证,而后我就去深圳找他,我们一同飞去曼谷。

    我用三个月的时间,仿佛高考之前做功课一般,来规划这一趟旅行。

    虽不至于连见面时的呼吸都反复练习,但是却力求在泰国的这七天,每一天都会有新体会。

    这一切,仿佛我跟小北之间的小小秘密,我从未告诉任何人,包括我最知心的朋友艾米。

    等艾米知道了,肯定会各种暴走,大呼我有异性没人性。

    我该怎么解释给她听,让她明白有些东西就连最亲的人你也无法跟她分享,这类似于一种情感上的敝帚自珍,傻乎乎,愚蠢而幼稚,在我眼里却仿佛星星上都开满了花。

    仿佛春天雨过天晴,独自开门遇到一地落花。

    又如同世界末日,我们相拥着等待瞬间白头。

    我拿出手机,字斟句酌地发了一条短信给小北,我说:小北,我到机场了,北京大雨,航班延误,不知何时才能起飞。

    时间过了六分十五秒,我仿佛被抓住把柄的坏人,坐立难安。等待是这个世界上最煎熬的事情,没有之一。

    小北的短信终于回了过来,我手忙脚乱地拿起桌上的手机,竟输错了锁屏的密码。

    小北说:没关系,多晚我都去机场接你,你登机前给我个短信。

    我看着那条短信,笑意像趵突泉一般势不可挡地涌了上来,机场弥漫着冷气结合雨水的潮湿,我吸到鼻子里,却满是爱情的香味。

    而后,在一片人声鼎沸中,我听到了登机的广播。

    广播说,亲爱的旅客您好,您所搭乘的ZH9822次航班,即将开始登机。

    我潇洒地提起行李,带着我人生中全部的幸福,迈开步子,准备登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