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终于可以不再爱你了 第一部分 第一章 赌上性命飞向你(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赌上性命飞向你(1)

    引 言|伤总会好的

    很早就睡下,很早也就醒过来了。

    凌晨一点钟醒过来,应该算是很早了吧。

    迷迷糊糊地在藤质凉席上躺了一会儿,听到蚊子的嗡嗡声,声声入耳,瞬间就醒了。

    原地满血复活摸黑徒手想要手刃蚊子,黑暗中徒劳无功了一会儿,咧嘴笑了。

    那笑,有几分冷,几分自嘲,几分事过境迁的悲伤。

    于是就光着脚,穿着一件洗过无数遍的宽长T恤,走到了阳台上,窗外万家灯火,那是不可能的。

    我只看到几盏稀落的光,固守地亮着。

    我以为我会叹气,会仰望天空泪流满面,捶胸顿足痛不欲生。

    可是我却打了一个喷嚏,清了下被痰包围的嗓子,试图擤鼻涕,发现手上并没有纸,于是作罢。

    失恋带来的痛苦也许远比热伤风给我带来的多,可此时此刻,我知道除去心理建设自己“热伤风如同失恋一样是会被治愈的”之外,却在被热伤风惨无人道地折磨着,也许,吃几粒药才是正经事。

    不吃药,什么病都是不会好的。不过,的确像热伤风这样的病,不吃药也是会好的。

    可你却需要一个人郁郁独行,仿佛在一个漫长的隧道穿行,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出口的光。

    也许明天,也许明月,不会到明年。

    你清楚自己的身体,你知道大概什么时候痛苦会结束。

    但却应该会有一丝不舍,因为就这热伤风,你可以挡掉好多事情,心安理得地生着这个不会死人的病。

    失恋也是一样,诸多回忆翻箱倒柜令你辗转反侧痛不欲生之际,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哪一个转身瞬间就释然痊愈了,可是,你得熬。

    失恋不是失掉一段爱情,而是你失掉所有关乎未来的构想,亲手拆掉一所在你心中安全完美温暖的房子。

    而后空出一块地,等待着下次再平地起高楼。

    因为那房子,再好再美,也已经是空中楼阁,不能住人了。

    可你一砖一瓦悉心栽种全力灌注,即便是一个梦,你也得亲手拿着火烧掉它。

    跟植物人和神经病一样,有很多人选择不醒过来,在梦里,也就过了一辈子,因为那梦是好的,再造一个梦,太难太危险。

    他们宁可选择不面对,不知魏晋地生活着。

    从某一方面来看,他们其实好勇敢,勇敢到可以放弃这一世的生。

    我是个自私且小气的人,自私小气到超市五入不四舍我购物的几分钱都会奋起反抗。

    我不想放弃,于是在这痛苦的巅峰,我决定伤口上撒盐,写这故事出来。

    并且存着幻想说,写完了,热伤风抑或失恋创伤,也就都好了吧。

    是的,即便有着一块丑陋的疤痕,伤,也总是会好的。

    喂!你准备好了么?

    我准备好了。

    第一章 赌上性命飞向你

    1

    “我不干了,你另请高明吧!对了,请把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给我结清,不然保不齐我会发疯日日过来公司蹲点。要是还想再欺负我,请记得,我是山东女人,西施江青范冰冰家乡的女人。”

    上午在世贸天阶边上的办公楼抛下这句无厘头的狠话后,我回到家,昏天黑地地大睡了一觉。

    继而在北京六月一个阴着天的晚上,赶往首都机场。

    每次去T3的时候,我都很有压力,不知道这是否跟T3本身就很像一个大的鸭梨有关。

    在北二环家楼下打上车,我提着一个很渺小的红色行李箱,可以带上飞机,免了托运的麻烦。

    每个在机场托运并且等待行李的人,都有一颗伤不起的心。

    出差太多的我,已然伤不起。

    为了不再等行李,这次旅行出发的前一天,我把老板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