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性征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铁木真之横空出世 第四节 少年磨难(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节 少年磨难(1)

    晚秋时节,寒风刺骨,也速该途经扯克彻儿山的失剌客额列,汉语称做“黄色的野甸”。由于这里临近辽朝的上京临潢府(今辽宁巴林左旗东南波罗城),当地人便起了这个名字。这个黄色的野甸是塔塔儿部主因氏的驻地,也速该仿佛还没有从给儿子定亲的兴奋和喜悦中摆脱出来,又似乎没有把手下败将的塔塔儿部放在眼里。他丝毫没有觉察到危险的来临!

    也速该单枪匹马,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塔塔儿部主因氏驻地,路过塔塔儿部的帐篷时,看到他们正在摆酒设宴,手扒羊肉的香味几里外都能闻到。也速该正经过间,突然被几个塔塔儿部落的人拦住了马头,也速该下意识地按住了刀柄,但这几个人却是请他赴宴的。原来按照蒙古人的习惯,骑马经过正在进餐者之旁时,要下马,未等主人许可就应一同就餐。主人也不应拒绝,而应以贵宾相待。

    也速该生性豪爽,再加之一路饥渴,见对方热情相邀,便也没多做推辞,而是下马入席,与塔塔儿部的人推杯换盏。但是不曾想到,冤家路窄,举行宴会的正是九年前与也速该作战的氏族。其中有几个年长的人曾经见过也速该,并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昔日的仇敌,“因记起了旧日的冤仇,他们偷偷地在也速该的酒里下了毒”。

    酒足饭饱之后也速该起身道谢,然后上马继续赶路,途中突觉肚子隐隐作痛,起初他还以为是偶染风寒,谁知经过三日三夜的奔波,回到家中病情急剧加重,腹中绞痛难忍,几度昏厥。也速该这才猛然醒悟,自己中了塔塔儿部落的暗算。

    也速该急忙召忠实的臣子蒙力克进见,他拉着蒙力克的手道:“你父亲察剌哈老人很忠诚,你也应当像你父亲一样。我儿子铁木真现正在弘吉剌氏的德薛禅家做女婿,我回来的途中被塔塔儿部毒害。你赶快去领回我的儿子,快去!快去!”

    蒙力克完全按照也速该的命令行事,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弘吉剌部,对德薛禅道:“也速该想铁木真,好生心疼,让我来带他回去。”德薛禅道:“亲家若想念自己的儿子,您就将他带回去吧,见面以后快点送回来。”于是蒙力克将铁木真接回不儿罕山营地。但铁木真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为了他的亲事,竟在壮年遭人暗算。当他赶回去时,父亲已去世多时,铁木真抱着父亲的尸体号啕大哭,母亲诃额仑在一旁也已泣不成声。

    诃额仑向铁木真转达了父亲的遗言:长大后一定要替他报仇,扫平塔塔儿,将所有的仇人赶尽杀绝。复仇的火焰深深地埋藏在他幼小的心灵之中!

    也速该死后,铁木真兄妹成了孤儿,那些原来依附他们的族众则借机欺负他们孤儿寡母。就在也速该死后的第二年春天,时间仅仅过了几个月,死者尸骨未寒,生者泪痕未干,本族内部就出现了众叛亲离的局面。

    这时,俺巴孩部族渐渐开始兴盛,成了一个大部落,叫做泰赤乌部。也速该在世时他们还服从管辖,等到也速该死后一年,遇上春祭,主持祭祀的是俺巴孩汗的两位可敦(夫人)斡儿伯和莎合台。按照蒙古族的习惯,祭祀之后,祭祀所用的供品要分给所有的同族人,即使没有参加仪式的人也有权获得应有的一份。蒙古人信神敬祖,祭祀祖先对他们来说是件大事,谁如果分不到祭祀的供品,就等于不承认他是蒙古的同族人,等于被开除了族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