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性征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铁木真之横空出世 第三节 战神降世(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节 战神降世(2)

    蒙古部众见也速该连擒二将,士气大振,蜂拥而上杀得塔塔儿部落花流水,抢得武器和马匹不计其数,也速该首战告捷便乘胜追击。准备一举将塔塔儿部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以彻底除去这个夙敌。但塔塔儿部又岂肯坐以待毙,束手就擒。他们经过反复商议,派出了塔塔儿部最英勇善战的两位名将,阔湍巴剌合和札里不花前来迎战。

    阔湍巴剌合与札里不花颇有计谋,知道也速该骁勇,不可力敌。于是和也速该展开了游击作战,昼伏夜出,不停疲扰。弄得也速该焦头烂额,不知所攻。正当也速该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之时,忽传蒙古部首领,也速该的叔叔忽都剌哈病危的消息,他不敢怠慢,立刻下令班师回蒙古。

    大军行至迭里温盘陀山下,遇见弟弟塔里台斡赤斤前来迎接,塔里台斡赤斤向他道贺。也速该道:“此番出师,未能大获全胜,只擒得两员敌将而回,何贺之有呢?”塔里台斡赤斤道:“哥哥虽未报得大仇,然擒获敌将,已足使之丧胆。且嫂子已经产下一奇子,乃是极大的喜事,怎么不要道贺呢?”也速该闻得诃额仑产下一子不禁大喜过望!

    原来,诃额仑得知也速该班师的消息,也随塔里台斡赤斤一同来迎接,但是行至迭里温盘陀山前,突然腹中一阵剧痛,随即产下一个棱角分明的奇子,其子头角峥嵘,双目炯炯,啼声似狼嚎。更有一件奇事,小孩初出母胎,右手握得甚紧。旁人打开一看,掌中竟握着一块凝血,其色紫赤,宛若猪肝,其坚无比,浑如铁石,光明透澈,很为奇异。众人不知其故,都谓之吉祥之兆。

    也速该看了儿子,不禁大喜!遂即说道:“我此番征讨塔塔儿部,只一仗就擒住了他的大将铁木真。现在就把这小孩取名为铁木真,以作纪念。”铁木真蒙语意为“铁之变化”。也速该的这个儿子“铁木真”,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成吉思汗。学界一直对成吉思汗生年问题争论不休,国内史学界基本上采用1162年5月31日这一说法。

    铁木真诞生的年代,正是蒙古草原最为黑暗的年代。由分裂与征战、屠杀与死亡、**与焚烧、掠夺与强占、大义凛然与卑劣无耻、英雄壮举与阴谋诡计所组成的光与暗的安魂曲响彻草原的每一个角落。

    也速该带领家眷回去以后,急忙去看视忽都剌哈汗的病情,忽都剌哈汗此时已生命垂危,见了也速该不觉凄然泪下道:“我要与你诀别了,以后部族的事可由你主持,百事皆须谨慎,虽然不可畏缩,却也不可鲁莽。”也速该当然不会推辞,又将擒住两员敌将和生了儿子的事情,一一告知,随即退出。忽都剌哈汗当晚便命丧黄泉。

    办完了丧事,也速该正式继位。远近各族由对他都十分畏惧,完全服从他的命令,塔塔儿部更是不敢轻易来犯,也速该逍遥自在,闲暇时左拥娇妻,右抱小儿,尽情享受着天伦之乐。此后,诃额仑又连生三子,一个名合撒儿,一个名合赤温,一个名铁木格。最后又生一女,取名为铁木仑。

    六子之中,铁木真最为聪敏,他像父亲一样有一副强健的体魄,颇得也速该的喜爱。也速该经常这样教育儿子:“这个世界就是强者的乐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物竞天择、兵争天下、胜者为王是唯一的法则。”

    诃额仑教育子女的方法更加含蓄。她经常对儿子们道:如果男人不处于强势,将来连自己的妻子也无法保护(这方面她很有感触),草原不相信眼泪!

    铁木真就在这样的熏陶下一天天长大,他从此开始讨厌弱者,更准确地说,是讨厌那些同样具有蒙古人血统的弱者,这一思想在此时萌芽,日后则愈发明显地渗透于他的言行举止之中。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逐渐形成了对周围世界的独特认知观,开始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自己的头脑想这个世界。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铁木真九岁了。他不但熟练地掌握了摔跤、骑马和射箭的各项技能,还经常随父亲一同去狩猎。铁木真不但拥有游牧民族的粗犷和豪放,他身上还充满了顽强不屈,勇猛无敌的英气!

    眼见儿子日渐成熟,也速该决定提早给铁木真订一门婚事。1170年,正逢秋高气爽,风轻云淡之季,也速该带着铁木真到弘吉剌部斡勒忽讷氏,也就是诃额仑的娘家去看望铁木真的舅父,同时准备为铁木真物色一位合适的媳妇。

    父子二人离开了怯绿连河下游树木苍翠的溪谷地区,穿过开满狼毒花的丘陵,行至扯克彻儿和赤忽儿古两山中间时,遇到了弘吉剌氏的德薛禅。“薛禅”蒙语含有“智慧”之意,只有德高望重、才智超人的老者才能获得这一尊称。“德薛禅”即名字叫“德”的智慧老人。

    也速该和德薛禅熟识已久,又聊得颇为投机,便将为儿子择亲之事告知了德薛禅。德薛禅上下打量了铁木真一番道:“我昨日夜有所梦,非常奇异,莫非要应验在你儿子身上?”也速该不解道:“你梦见了什么?”德薛禅道:“我梦见一只猎鹰,带着日月,飞到我手上停住。”也速该闻听连忙道喜:“这神鹰将日月送于你手上,料想是你的福分,可见你后福不浅啊!”

    德薛禅道:“我的后福,看来要全仗你儿子了。”也速该正诧异间,德薛禅对着父子二人唱道:“我们弘吉剌部啊,自古以来美女多。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的儿子吧,让她坐上带篷的车啊,驾着黑骆驼而颠簸,去坐上可汗王后的宝座!”

    德薛禅又道:“我有个女儿叫孛儿帖,年方十岁,聪明而美丽,你父子不妨亲临我家中看看。”也速该也不推辞,来到家中,德薛禅立刻唤爱女出来,孛儿帖虽然年纪还小,但已颇有几分风韵,一看便是个美人坯子。也速该一见大喜,便欣然应允了这门婚事,并留下一匹战马作为聘礼。

    次日,也速该向德薛禅辞行,准备带孛儿帖一同回蒙古,德薛禅爱女心切,对也速该道:“亲家多子多福,而我只有小女一人,何不把令郎留下给小女做个伴。”也速该笑道:“那就有劳亲家多多照看了。”说完便与儿子洒泪而别,铁木真不曾想到,这将是他与父亲的最后一次告别,也是和父亲的最后一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