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狼性征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铁木真之横空出世 第三节 战神降世(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节 战神降世(1)

    正值新婚燕尔,也速该与妻子诃额仑正陷在如胶似漆的无尽甜蜜之中时,也速该却突然接到战报,又要出征了。毕竟这是一个战争频繁的乱世。当时的情形,正如成吉思汗日后教育子孙们所言:“汝等未生之前,有星的天空旋转着,众百姓反了,不进自己的卧内,互相抢掠财物;有草皮的地翻转着,全部百姓反了,不卧自己被儿里,互相攻打。”

    书到此处,有必要介绍下蒙古的起源之谜,关于蒙古的起源一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蒙古人是东胡的后裔,还有人说匈奴是他们的祖先,不过还流传着一个更有趣的说法:传说中蒙古的亚当和夏娃是勃儿帖赤那和豁埃马兰勒,这两个人名的汉字意译是“苍色的狼”和“惨白色的鹿”。这就是《蒙克秘史》所说的成吉思汗的始祖,他们距离成吉思汗整整二十二代。

    蒙古草原,即秦汉以来的漠北、漠南的辽阔草原,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北方各少数民族活动的历史舞台。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契丹、女真等曾先后在这一地区兴起,或先后在这一地区建立过自己的统治。

    公元12世纪中叶,由于新上台的金世宗忙于稳定内部,镇压起义,还要与南宋周旋,对于部落林立的漠北地区,鞭长莫及,无暇过问。于是,蒙古、塔塔儿、乃蛮、克烈、蔑里吉等五大部落各自为政,草原牧场、奴隶、牛羊都变成了互相争夺的对象。一时之间,血族复仇、争霸称雄的战争此伏彼起,整个漠北大草原处于一个纷争不已的混乱年代。

    也速该号称当时蒙古部落的第一勇士,他不能也不愿愧对这一比生命更重要的荣誉,他必须放下儿女私情,去无休止地征服和讨伐。他的敌人是老对手塔塔儿部,虽然他们在同一片草原牧马放羊,但却既无邻里情也无同乡谊,世代相争、形同水火、不共戴天!

    得知要再次出征塔塔儿部,蒙古部群情振奋,似乎塔塔儿部落的财宝、土地、奴隶、牲畜和女人已经唾手可得。

    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塔塔儿部获知也速该率部来攻,急令铁木真和库鲁不花两个勇士率众抵御。两军对阵,也速该一马当先直扑敌阵,铁木真手中挥舞着一根狼牙棒催马来迎。也速该不仅膂力过人,而且手中的长矛神出鬼没。铁木真力大绝伦,手中的狼牙棒有百余斤重,舞动开来,隐隐有风雷之声。二人势均力敌,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铁木真有勇无谋又贪功心切,被也速该看破了心思,也速该故意示弱引铁木真露出破绽,铁木真不知是计,恨不得一棍将也速该扫落马下。两人又拆了十几招,铁木真劈头一棒砸向也速该百会穴,就在狼牙棒离头顶不足一尺之时,也速该突然将身一闪,铁木真招式用老,想抽招换式为时已晚。也速该乘机矛交单手,欺身而上,一声断喝,单臂一挥将铁木真走马活擒。

    一旁观战的库鲁不花见铁木真被擒,急忙催马来救。也速该觉得已恶战多时,马上又多了一人,恐难以力敌库鲁不花,于是掉转马头诈败,库鲁不花催马紧追,也速该迅速抽出腰间佩带的弯刀,转身一挥,弯刀刹那间螺旋式飞向库鲁不花的战马。这一招库鲁不花始料不及,咔的一声,一只马蹄被齐刷刷地削了下来,顿时人仰马翻,库鲁不花刚想爬起,也速该的长矛已经抵住了他的咽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