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刘备不是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刘备不是传说 第一部分 第七章 终点(2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终点(20)

    在刘备眼里,做人才是最重要的问题,儿子刘禅能不能恢复中原、中兴汉室是第二位的,第一位的问题是学会做人。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惟贤惟德,能服于人。

    即使没有能力成为雄才伟略的君主,你依然可以坚守自己的理想和良心,努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重视做人,不只是当时渴望贤君良臣、仁政德治的社会环境的要求,而且在今天的时代也毫不过时。做人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尤其是在利益的纷扰中和生存的压力下,许多人都主动或者被动地一再降低了做人的底线,甚至多次背弃了做人的原则。

    而刘备,以他一生的作为,坚持着自己的原则,践行着自己的理念。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终其一生,庶几无愧!

    章武三年(223年)四月二十四日,蜀汉昭烈皇帝刘备崩于永安宫,年六十三,葬身之地至今未明。

    后  记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任的年代,也是怀疑的年代;

    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

    我们一齐奔向天堂,却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狄更斯的这首诗,在今天看来仍然很有意义。

    三国的历史,同样如此,因为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历史,不过是一群人做的一些事而已,古代的人做的事是古代史,近代的人做的事是近代史,当代的人做的事是当代史。

    人没有变,历史也不会变。

    几千年走过,衣、食、住、行样样都有变化,很大的变化,但最重要的东西始终没有变——人性,尤其是**。

    是人,就想往高处走。人生的目标,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水涨船高。达到一个既定的高度之后,新的目标就在一个更高的地方。生命不息,**不止。

    是**,让我们走过了莽荒时代,踏入文明;是**,让我们传宗接代,生生不息;但同样是**,让我们血腥杀戮,争斗不休。

    正当的**,我们称之为理想,这个可以有。但有些东西不可以丢,比如做人的原则和良心。

    说起三国,很多人都只记得羽扇纶巾谈笑破强敌、古琴轻弹吓退百万兵,却忘记了三国的另一面——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几千万人口非正常死亡。这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几千万个活生生的人,几百万个本该幸福的家庭,全国三分之二的人口,在很短的时间内大规模地饿死或者被别人杀死,惨绝人寰!

    但这才是真实的三国。导致这种惨剧出现的原因,正是人的**。

    在这样的时代,每个人都承受着空前的生存压力,斗智斗勇的水平登峰造极,社会制度和军事技术变革迅速。然而在同时,人的**之花肆行无忌,人性恶的一面彰显无遗。

    值得欣慰的是,至少还有一些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时代,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没有丢弃做人的良心。这样的人虽然不多,但总算还有。

    比如刘备。

    可悲的是,这样一个人,在喧哗而浮躁的今天遭到了无情的指责,伪君子、假仁假义等等帽子纷纷扣在了他的头上。

    这缘于对刘备的误解,或许《三国演义》中的刘备形象在今天看来确实称得上虚伪,但这并不是真实的刘备。

    真实的刘备,既不是圣人,也不是完人,但至少是一个有理想、有原则、有良心的人,一个大写的人。

    误解,其实来源于不了解。

    因此,在这个翻案风盛行的时代,我无意为谁翻案,只不过是想写出一个更为真实的刘备,让更多的人了解历史上的那个刘备,仅此而已。

    于是,便有了这本小书。

    当初稿完成的时候,有几个朋友告诉我,不要在书中出现什么为国为民、仁义道德,因为这些字眼很倒一些人的胃口,会影响这本书的销量。

    说实话,我犹豫过,但最终我说了不。不是我装清高,不是我不缺钱,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点坚持。有些东西可以妥协,有些东西不可以放弃。

    写不写书,怎样写书,是我的自由;看哪本书,买哪本书,是读者的自由。我想,这点自由,还是把握在自己手里比较好。

    还有几个朋友告诉我,没有冲突就没有故事,你不把坏人写坏,好人肯定就好不起来,既然写刘备,就应该把曹操写成一个罪大恶极的反面人物。

    我同样没有接受。因为世界上的颜色,从来不是只有黑、白两种。人都是复杂的,不能简单地以好人、坏人来区分。

    曹操虽然有一些令人齿寒的恶行,却同样有一些不可抹杀的功绩。

    历史就是历史,不需要掩饰,也无法掩饰。几张纸,终究包不住历史。

    数不清的河流汇聚成了历史,无数的道路遮蔽在纷纭的历史中。

    但路总在我们的脚下。前方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要看我们自己选择的方向。

    我的选择,我能坚持。

    你的选择,你也可以坚持。

    最后,要特别感谢曾任中国史学会副秘书长、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的童超先生。

    书稿付梓前,负责本书的编辑约请童老先生拨冗作序。童老先生不顾已过古稀的高龄,一一审读了全部稿件,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指导性意见,并指出了一些细节性问题,尤其是校正了一些古今对照的地名,之后为这本小书作序推荐。这不仅是一位学界前辈对后学青年诲人不倦的谆谆教导和殷勤勉励,更反映出童老先生严谨求真、开拓创新的治学风范。

    掩卷沉思,感慨良多。先生已过古稀之年,尚且如此,我辈岂敢懈怠?唯有脚踏实地,勤奋学习,多出佳作,以飨读者。

    所幸,路在前方,更在脚下。

    二〇一〇年春四月于北京

    [en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