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刘备不是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刘备不是传说 第一部分 第七章 终点(1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终点(18)

    商鞅变法成功,是因为秦孝公大力支持。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宋神宗一死,新法全被废除。张居正能够推行一条鞭法,是因为大权在握。这样的例子,就不需要多举了。

    因此,分析历史评价古人,不应该过多地看他是不是存心掌权,重要的是他掌权后做了什么——是利用国家公权力中饱私囊、满足个人**,还是一心为国为民、尽心尽力!

    诸葛亮主掌蜀汉大权十多年,日后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家无余财!

    够了,足够了!

    诸葛亮终究没有辜负刘备对他的信任。

    虽然诸葛亮北伐没有成功,但他已经尽心尽力了。

    蜀汉之所以坚持北伐,当然不是转移内部矛盾。放在今天的时代,用打战来转移内部矛盾是比较可行的一招,但放在诸葛亮那个时代,这完全就是扯淡。

    因为要转移内部矛盾,至少需要三个必备条件:一要宣传机器足够强大用来引导舆论,二要通讯技术足够发达用来随时掌握各方动态,三要交通手段足够先进,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赶回老巢稳住局势。

    即便是同时拥有这三个条件,赫鲁晓夫同志去黑海度了个假就被别人强行接班,更不要说是从成都到渭水要走好几个月的三国时代。

    曹芳同志与曹爽兄弟去给老祖宗上了一趟坟,回来就被司马懿夺了兵权,灭了曹爽三族,就是内部矛盾过大领导不能外出的最好证据。

    诸葛亮能够亲自率兵北伐,恰恰是内部比较安定团结的明证。

    蜀汉北伐是势在必行。因为蜀汉以继承大汉江山为号召,如果偏安一隅,迟早要失去人心;同时蜀汉地盘在三国中间最小,如果不思进取,被大国吞并是早晚的事情。

    总而言之,蜀汉不北伐只能亡国,北伐还有一线生机。

    但这生机也仅仅是一线而已。之所以出现三国并立的局面,就因为三方实力接近,互相制衡,要经过一个实力此消彼长的过程,才能打破平衡。

    诸葛亮北伐时,还处在实力相对接近的阶段,加上他军事谋略并不十分突出,多用正兵而少用奇谋,所以最终劳师无功。

    于是,又有不少人批评诸葛亮不会打仗。事实上,打仗虽然不是诸葛亮的长项,但诸葛亮知兵的名头绝对不是靠忽悠得来的。虽然诸葛亮在刘备时代主要主持后勤工作,领兵打仗的机会并不多,但他能在北伐时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胜多败少,损失较小,斩杀曹魏大将张郃、王双等人,把司马懿打得不敢出战,就足以证明他的军事水平,至少不在司马懿父子之下。

    后世如唐朝著名的军事家李世民与李靖君臣,对诸葛亮军事才能的充分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战争并不必然导致人民生活的苦难,尤其是对外战争,统一战争。

    人口,在古代是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据不完全统计(主要是因为乱世之中,逃亡人口和隶属于豪强地主的附籍人口很难统计),章武元年至蜀汉灭亡时,蜀汉人口四十年间增长了20%,户数增长了40%,遥遥领先于魏、吴两国。

    我们知道,人口的增长,具有滞后性特点,蜀汉后期人口统计数字的上升,必然离不开前期打下的良好基础。而前期治理内政的,正是诸葛亮,同一时期蜀汉还几次发动统一战争,却没有导致国内人民的生活艰难。

    相反,蜀汉后期由于政治**,君主昏庸无能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员工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混日子,朝廷没有人敢说真话,百姓生活困苦不堪(主闇而不知其过,臣下容身以求免罪,入其朝不闻正言,经其野民皆菜色),完全是一个亡国景象。

    在政治**的国度,不论有没有庞大的军费开支,财政收入同样是不够用的——因为贪官污吏的**是个无底洞,永远也不会有填满的那一天。即使军费开支省了下来,也肯定不会省到老百姓头上,而是省到了贪官污吏的口袋中。

    历史告诉我们,政治**,失去民心,远远比对外战争可怕得多。

    蜀汉之亡,绝不是亡于北伐失败。

    君子之守

    当然,诸葛亮北伐成败,是刘备的身后事了。

    刘备托孤安排后事以后,病情不见好转,又给太子刘禅留下了一封遗诏。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刘备的遗诏,与曹操临终时的分香卖履一样,都是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无论是英雄还是**雄,在临死的时候都是不需要伪装的,也没必要忽悠自己的儿子。为了更好地认识刘备,我们有必要将这份遗诏摘录如下:

    朕初疾但下痢耳,后转杂他病,殆不自济。人五十不称夭,年已六十有余,何所复恨,不复自伤,但以卿兄弟为念。射君(射援)到,说丞相叹卿智量,甚大增修,过于所望,审能如此,吾复何忧!勉之,勉之!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汝父德薄,勿效之。可读《汉书》、《礼记》,闲暇历观诸子及《六韬》、《商君书》,益人意智。闻丞相为写《申》、《韩》、《管子》、《六韬》一通已毕,未送,道亡,可自更求闻达。

    诏书中除了刘备看待死亡的坦然,最有名的是“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惟贤惟德,能服于人”两句,这是刘备人生的经验总结,教育儿子怎样做人,乃至怎样做一个贤德的君主。

    但刘禅同志却让刘备深深地失望了。

    刘禅同志的问题不只是刘备已经看出的才能平平那么简单,他还在日后沾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惯,亲小人远君子,任用宦官,不思进取,贪图享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