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一哥王阳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朝一哥王阳明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4)

    与定相反的是动。常人的心时常处于妄动的状态,各种闪念像滚雷一样在心中炸响。由于对妄动无法察觉,你经常处于跟着感觉和情绪走的失控状态,不仅看不清事物的真相,临事时还会心虚气馁,感到理亏,因为“以志帅气”,内志不定,外气必弱。而心定之人,他的心就是一面明镜。你的妄动会清晰地映照在镜子上,致命缺陷暴露无遗。    王阳明看准了问题的实质,主张在意识和实践上下力,通过诚意与格事两大功夫,塑造出一个“情顺万物而无情”“终日有为而心常无为”的坚实心体。首先,“心即理”告诉我们要相信自己,倾听内心,树立起强大的主体意识。其次,炼心的目的也不是成一圣贤一了百了。王阳明融三家之长,却归宗于儒家,提出振聋发聩的“知行合一”,就是要强调内圣外王,将心性之学转化为卓越的事功。

    综上所述,在内,阳明心学让人不把外界的非笑毁谤、个人的进退荣辱看得太重,养成无所亏蔽、无所牵扰、无所恐惧忧患、无所好乐愤懑,富有弹性的心理状态;在外,由于有了内在的支撑,一事当前,不待思考,所行便能执两用中,恰到好处,动容周旋而中礼,从心所欲而不逾,既不过分也无不及,理直气壮又通权达变,最终迈入无内外之分,无人我之间,与天地合德,同万物一体的境界。

    很显然,王阳明做到了,甚至超越了。

    否则,

    明朝抗倭总指挥胡宗宪不会说:“余诸生时,辄艳慕阳明先生之勋名,前无古,后无今,恨不得生先生之乡,游先生之门,执鞭弭以相从也。”[16]

    冯梦龙不会说:“文事武备,儒家第一流人物。天下之学儒者必如文成,方为有用。”[17]

    钱谦益不会说:“剖性命之微言,发先儒之秘密,如泉之涌地,如风之袭物,开遮纵夺,无地不可。”[18]

    黄宗羲不会说:“自孔孟以来,未有如此深切著明者。”[19]

    清初诗坛盟主、刑部尚书王士祯不会说:“王文成公为明代第一流人物。”[20]

    史学大家毛奇龄不会说:“阳明事功,是三代以后,数千百年第一人。”[21]

    纪晓岚不会说:“阳明勋业气节,卓然见诸施行,不独事功可称,其文章自足传世也。”[22]

    李宗吾不会说:“我的厚黑学,与王阳明的致良知有对等的价值。”[23]

    郭沫若不会说:“王阳明对于教育也有他独到的主张,并且与近代进步的教育学说每多一致。”[24]

    余秋雨不会说:“中国历史上能文能武的人很多,但在两方面都臻于极致的却廖若晨星。一切都要等到王阳明的出现,才能让奇迹真正产生。”[25]

    人称“日本伏尔泰”的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不会说:“阳明学乃陶冶今日之人心,革新一代风气之大兴奋剂也。”[26]

    另一个学者高濑武次郎不会说:“我邦阳明学特色,在其有活动的事业家,乃至维新诸豪杰震天动地之伟业,殆无一不由王学所赐予。”[27]

    西乡隆盛不会说:“修心炼胆,全从阳明学而来。”[28]

    享誉世界的著名学者冈田武彦不会说:“二十一世纪将是王阳明的世纪。”[29]

    ……

    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说:“夫国者人之积也,人者心之器也,而国事者一人群心理之现象也。”[30]

    一个人对了,一个国家就对了。一个国家对了,世界就对了。

    我依稀听见,有一群熟悉的陌生人正站在门外。他们是王门弟子,是王畿、徐爱、王艮,钱德洪、罗汝芳、何心隐、黄宗羲,是中江藤树、佐藤一斋、吉田松阴、木户孝允、佐久间象山、三岛由纪夫……他们穿越历史的风尘,身着青衫,面带微笑,正砸响门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