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一哥王阳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朝一哥王阳明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2)

    诚如章太炎所言,王阳明对日本的明治维新以及快速步入工业化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数之不尽的日本政治家、企业家对他奉若神明。倒幕领袖,“维新三杰”西乡隆盛、久坂玄瑞、前原一诚,明治开国元勋伊藤博文、高杉晋作,日俄战争总指挥、独裁领袖山县有朋尽出王门。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日本国立银行创始人、实业巨擘涩泽荣一,早稻田大学创始人、日本首相大隈重信,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无一不是王阳明的追随者。可以说,阳明心学对日本的影响遍及各行各业,是全方位、深入人心的。

    除此之外,王阳明对毛泽东也影响深远。据历史学家王元化研究,毛泽东很早便通读过《王阳明全集》,并逐字逐句地批注。

    早在湖南第一师范念书时,毛泽东就以一篇《心之力》的作文脱颖而出,受到杨昌济的瞩目。作为毛泽东的授业恩师,杨昌济是王阳明的忠实信徒。在他的指引下,毛泽东对阳明心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以一句“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馀子”[6]来表达对王阳明的敬仰。

    直到20年后,毛泽东在戎马倥偬之余读了刘少奇讨论人性善恶问题的书信,觉得意犹未尽,还特意补充了一句“王阳明也有一些真理”[7]作为提醒。

    毛泽东之所以长于决断、应变无穷,又能在革命事业的低谷期安时处顺,“胜似闲庭信步”,同阳明心学的支撑密不可分。

    随着《蒋介石日记》的重见天日,历史学家发现蒋介石对王阳明的崇拜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且不说台湾的阳明山、阳明大学都是由蒋公命名,便是“中正纪念堂”门前牌匾上的四个大字“大中至正”也语出王阳明《传习录》之序言。

    据蒋介石自述:“我早年留学日本的时候,不论在火车上、电车上或渡轮上,凡是旅行的时候,总看到许多日本人都在阅读王阳明的《传习录》,许多人读了之后,就闭目静坐,似乎是在聚精会神、思索精义。”[8]于是蒋介石跑到书店,抱回一大堆王阳明的著作,“不断阅读研究,到了后来,对于这个哲学,真是一种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心领神驰的仰慕……”[9]

    1914年至1915年之间,蒋介石研读王阳明、曾国藩、胡林翼的著作,自称“研究至再,颇有心得。甚至梦寐之间亦不忘此三集。”[10]

    1926年11月17日日记:“车中闷坐,深思看阳明格言。”[11]

    不仅如此,他还在各种场合的演讲中为王阳明振臂高呼:“王阳明的眼光,超过他同时代的一切读书人”“中国的陈腐理学,积重难返,王阳明的哲学仍旧不能风行到底,反被日本人看见,窃心学之绪余,马上实行起来,成为一个侵略的民族。可以说,日本之有今天,完全是从王阳明哲学片段中所得”[12]“日本的陆海军官,对于阳明哲学,更是手不释卷、拳拳服膺”“王阳明哲学是非常之有价值的”“我们要革命、要救国,就必须奉行阳明学说”。[13]

    同时,蒋介石还叮嘱蒋经国要多看王阳明的书。在他的影响下,蒋经国对王阳明尊崇有加,说:“阳明先生不但有高深的学问,而且能将学问实用实行”,并教育部下:“我们要做总裁的信徒,为阳明的学生。”[14]

    在蒋经国59岁时,蒋介石还不忘写文章提醒他:“余所重者,王阳明知行合一之说。此心有立,然后可以应天地万物之变也。”[1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