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明朝一哥王阳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明朝一哥王阳明 第一部分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万古长夜,第一缕光(1)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阳明心学在我心中

    1872年三月,在中国政坛叱咤了三十年的风云人物曾国藩去世。一位知他最深的故交送上这样一幅挽联:

    尽瘁武乡候,千秋臣节;

    望隆新建伯,一代儒宗。

    武乡侯是曾国藩,而新建伯就是曾国藩的精神导师,人称“立德、立功、立言皆居绝顶”的王阳明。

    曾国藩生前事事效仿王阳明、追慕王阳明,身后得此盖棺定论,与偶像并称,可以含笑九泉矣。

    其实,无论在思想的影响上还是事功的建立上,曾国藩都稍逊王阳明一筹。在提到王阳明时,曾国藩只能发出诸如“明代论学,每尚空谈,惟阳明能发为事功。”[1]“阳明之文有光明俊伟之象!”[2]之类高山仰止的赞叹,根本没想过能与王阳明相提并论。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两相比较一下:

    政治上,王阳明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两广、湖广、江西四省总督,历任南赣巡抚、江西巡抚,生前封新建伯,身后谥文成公;曾国藩官至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生前封毅勇侯,身后谥文正公。二者不分轩轾,打个平手。

    军事上,王阳明在不费朝廷一兵一饷的前提下,选练民兵,平定了为祸南方四省的大规模叛乱;又在朝廷高层的掣肘下,率领没有实战经验的民兵,仅用35天就击溃了宁王朱宸濠的数万精兵,一举粉碎其蓄谋了几十年的篡位大计;而南赣剿匪、征广西思田更是体现了王阳明抚剿并用、文武兼修的军事思想,将兵家权谋上升到了“此心不动即为术”的化境。

    曾国藩最为人称颂的事功是平定太平天国起义,这场战争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屡败屡战”,坚持到最后终于胜了。当然,这也和曾国藩的治军有术密不可分。但纵观团练的建立、湘军的发展史不难发现,曾国藩并没有走出王阳明“十家牌法”“保甲法”以及控制军队,使其上下相维、治众如寡的种种措施,只是亦步亦趋地借鉴与摹仿。并且,曾国藩替满清政府屠杀汉人,生前就有争议。而王阳明虽然也诱杀过池仲容,但总体来看,被他击败的对手无不对其心服口服。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曾国藩破的是山中贼,而王阳明破的是心中贼,境界有别,高下立判。

    在思想上,曾国藩借宋明理学之道,酿自家之术,亦有成就,但比起王阳明的道术一体、收放自如尚有距离。

    王阳明融合儒、释、道三家之精华,打破僵化的官方意识形态程朱理学的窠臼,独创以“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为三大命题的阳明心学,信从者上至宰相,下至农夫,流传之速,蔓延之广,不仅有明一代无人能匹,纵观古今中外亦不多见。他的弟子中官居高位者不计其数,入阁拜相者不乏其人(徐阶、张居正、赵贞吉等),在各自领域独领**者更是如过江之鲫(徐文长、汤显祖、徐光启、李贽等)。在明朝,他从祀孔庙;在近代,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孙中山,五四时的陈独秀、胡适之无不从阳明心学中吸取人性解放、自尊无畏的思想,建立了不朽的事功。梁启超认为他“在近代学术界极其伟大,在政治和军事上亦有很大勋业。”[3]章太炎一针见血地指出“日本维新,王学为其先导。”[4]孙中山更是赞叹道:“心之为用大矣哉!”[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