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若你离去,谁许我余生幸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若你离去,谁许我余生幸福 第一部分 第九卷 九份咖啡的幸福(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九份咖啡的幸福(7)

    “都说爱情是几何曲线,毫无规则可言。你看吧,你们先是二十多年前相遇,没想到二十年后又重逢,更没想到的是你们后来相爱,再分离,又错过,真是头大。”冯薇薇也顺便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爱情和婚姻。

    “姐妹们,答应我,别告诉他我回来了。”单小单淡定眼神,起身说,“我困了,先睡了。明天接着和你们讲旅行中的那些事。”

    单小单说完便上了楼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苏雅和奚璐冯薇薇俩无奈的望了望,耸了耸肩,也各睡各的去了。

    这夜,单小单躺在床上望着海蓝色的壁纸感到秋夜沁凉,那凉意是由心起刺骨寒。她回想起,去年的秋天,她遇见了他,没想到这一年来,她们一起经历了风雪兼程,地动山摇,天各一方……

    许许多多的画面交叠错乱,令她辗转反侧。单小单清楚的知道不管时间隔了多久,她还是会想念着他,也曾努力过却是徒劳无功,没办法将他彻底遗忘。那就记得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8)无处可逃,为情字煎熬

    欧灏然到台北之后,立刻奔到九份,再一次找遍了整座九份城,仍然没有找到单小单的身影。正当他打算离开台北回北京的时候,外婆的哮喘又犯了,这一次非常严重,生命垂危。于是,他便只能留在了台北陪母亲一起处理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单小单回北京之后不让所有的人告诉欧灏然她回北京了,她在九份写的那部小说出版发行方通知说即将在零八年单身节的那天上市,最终出版取名为《我在这里等着你》,单小单很喜欢这名字。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将来,也不管是相爱还是离开,其实每个人都在等待着另一个人,在这本就不完美的人生里,多少需要这样一些勇敢无畏的“浪费”,而等待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单小单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创办一间自己的文化工作室,忙碌一旦决堤而来,就会冲垮记忆的每一条路,那样便毫无空暇去顾及其它。

    苏雅拒绝孙文杰之后,最近桃花运反而更旺,虽然和谭雨哲破镜不能再重圆,可她每天乐此不彼的奔赴于不同的约会派对中,她对爱情也有了脱胎换骨的认知。爱情的面孔到头来就如撒哈拉沙漠的日暮和白昼,给人无限的温柔和清醒的绝望。对待感情,苏雅泰然处之。

    奚璐忙着西餐厅的连锁扩张,西餐托拉斯计划也风生水起,她依然推崇“金钱至上,只爱不婚”,和甄哥即便在一起了还是会不计一切代价换取自由。

    冯薇薇离婚后开始了冷暖自知的单亲准妈妈的生活,一切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是不愿再去回首过去的刻骨铭心罢了,她的预产期是十一月下旬,一个人挺着大肚子的辛苦可想而知。

    在大洋彼岸的高远发来一封E-Mail,邮件里说他和那位华裔妻子新婚后去了马尔代夫度蜜月,附件里还有他们在海边沙滩的幸福照片。

    周遭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单小单一有空就去工作室亲,从选题策划到到编辑会议,每天等待她亲自处理的事情不下五十件。工作的女人最美丽,她信奉着这条“真理”。但也就如奚璐以前常说的,女人没有爱情只能消耗年轻的资本,忙活爱情以外的其它。

    奚璐打来电话说晚上姐妹几个要好好庆祝,因为冯薇薇在零八年十一月一号生下了一个十足斤重的小男孩。单小单听到消息之后,喜悦万分,立马赶去医院。在妇产医院的婴儿房外,单小单见到了薇薇刚出生的孩子,那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小手小脚,那么惹人疼爱。

    原来,见证一个新生的生命,内心竟然可以变得如此圆满。

    此刻,在台北医院,欧灏然和母亲来回踱步在急救室外边,外婆正在里头抢救。欧灏然关了机不接任何电话,他现在唯一的期盼就是外婆能坚持活下去。失去亲人的痛苦滋味他尝过,他再也不愿看到亲人离他而去。

    “妈,医生出来了。”欧灏然见到刚从急救室出来的医生提醒母亲说,转而走到医生面前急问,“医生,怎么样了?我外婆她……?”

    “医生,医生,我妈她怎么样了?”欧母拉着医生的手问。

    “伯母,我们已经尽力了。对不起……”医生卸下口罩说。

    医生的话一落地,欧母当场晕厥过去,欧灏然来不及悲伤便将母亲扶起,送到病床上休息。看到脸色发白的母亲,欧灏然心力交瘁。怎么可以,外婆怎么能说走就走了?他昨天还答应过她,要带小单一起来看她的。这沉痛的打击他和母亲都承受不了。

    自从外婆去世之后,欧灏然打点着一切后事,每天奔波于台北的公司和家里。母亲看着觉得心疼,为了不再让儿子担心,她开始慢慢从悲恸中走出来。

    “灏然,这几天一直都光照顾着我,有没有联系一下奚璐她们?问问她小单有没有回北京吧?发生这么多事,你们应该见面了。”欧母坐在家里的客厅沙发上说道。

    “妈,我们一起回北京吧。”欧灏然提议说。看到母亲每每睹物伤情,他都觉得母亲应该暂且的离开这里。

    “嗯。”欧母点头。现在,只剩下她和儿子相依为命。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

    欧灏然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萧索的大树枝桠,天空阴霾之后下起了一场大雨。整座城市浸在细雨流光之中,他想起了那场分手的大雨。

    “不管在哪儿,记得快乐。”欧灏然在心底默默念道。

    转眼,单身节悄然来了。这是一个不算隆重却特殊的节日。单小单的新书首发仪式定在这天举行也是有多重寓意,她最希望单身着的人都能等待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首发会地点在第三极书店。在去的路上,秋风撩起,银杏落叶随风轻轻飘落在了她黑色的呢子大衣上,她伸出手接住了几片,落叶上那枯黄的脉络纹理仿佛是时光惊鸿而过的一场轮回。他们之间好像真的失去了联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