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若你离去,谁许我余生幸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若你离去,谁许我余生幸福 第一部分 第九卷 九份咖啡的幸福(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卷 九份咖啡的幸福(6)

    “年初拍的电视剧正在后期制作中,冬天前就能上映了。一些新闻媒体的报道对公司的这次拍摄赞赏有加,灏然你真的要现在离开吗?”尽管谭雨哲知道作为下属不该多过问,可他还是从朋友的角度问道。

    “我已经决定了。订最快的机票,有今天的最好。”欧灏然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准备。”谭雨哲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欧灏然望着办公室门口发呆,她曾对他说过,她喜欢九份。也许,这一次她真的去了九份,他早该想到的。

    “最早的一趟航班是今晚九点到香港再转机的,我送你去机场。”谭雨哲走了进来说,“对了,四川那边的学校来通知说恢复上课,那小田……”

    “看小田的意思,她习惯北京的话就留下来吧。只要小田快乐,怎么样都好。”欧灏然说完仰头看了看天空,明白了思念的寂寞滋味。城市的秋天,一样的熟稔却物是人非。这几个月来,他总会时不时想着她,想到发呆,想到失眠。

    晚上,谭雨哲送欧灏然去机场的路上。欧灏然与管家老陆视频会议后,望着车窗外,他发现北京秋天的夜色,真的很美,因为她的缘故,他爱上了她生活的这座城市。

    “灏然,我们都希望你们能一起回来。”谭雨哲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嗯,会的。”欧灏然坚定目光回答,他多想她就在九份,他相信会与她再度相逢。

    抵达香港已是夜里十一点多,这是第几次在这里转机已经不记得了。欧灏然已经竭力却只能订到第二天早晨的机票,他将在香港停留一晚再飞台北。

    那天清晨,九份下起了小雨,沥沥淅淅的敲打着车窗。单小单拉着一杆行李箱悄然的告别了九份,离开了这座充满怀旧的山城。在湿漉漉的沿海公路上,单小单安静的回想起了这里的点点滴滴,曲折迂回的竖崎街,摇曳生姿的茶坊红灯笼,民宿前的樱花树和杜鹃,基隆港口停泊的船只,落日下的灯塔,记忆细化到如此,带着这些温暖的回忆离开便也无憾。

    青田石墨盒最终还是遗落在了这里,她回到那块岩石试着找过却再也找不到了,这是这次旅行中唯一的缺憾。离开前,她下车站在滨海公路畔看着水天一色,眼里流转的泪水在万里阴云的海平面模糊。

    在台北机场,单小单坐的飞往香港的航班起飞了。阴霾的天空中,一架飞机从台北飞香港,一架飞机从香港飞台北,两架白色的飞机就这么擦肩而过,错失的缘份往往毫无知觉,谁也无法预知和察觉。

    (7)重新归来,熟悉却怀念

    辗转回到熟悉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单小单竟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多么熟悉的北京城啊,通透的机场玻璃窗外,北京的秋天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甚似怀念。三个姐妹们来了接机。

    “小单!小单!!单小单!!!”戴着超大墨镜的苏雅兴奋地对单小单挥着手喊道,边说边直奔了过去,拥抱着单小单,那拥抱依旧温暖。

    “小单,欢迎回家!”冯薇薇大腹便便的走来笑着说道。

    “小单,你瘦了!”奚璐细声说道,“一个女孩子竟然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害我们都可担心你呢。”

    “姐妹们,这认错呢就回家开个批斗大会吧,我虚心接受组织的审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组织该怎么罚我甘愿接受,这样行吧?”单小单抿着嘴笑着说,“哇,还是回家好,想死你们了。”

    “靠!老娘我不管是工作感情生活方方面面好歹也随时与组织保持联络,你丫一下子中断联系就是几个月!”苏雅还是那副熟悉的模样。

    “好了好了,你俩别一见面又贫上了,小单你一路也辛苦累了。走吧上车,回家再说!”奚璐接过小单手中的行李,四个女人有说有笑的出了机场。

    北京的秋天,天空异常的纯净蔚蓝。单小单仿佛还能闻到这个城市夏天刚刚过去的奥运气息,热浪滚滚。这一年,仿佛发生了许多事,让每个人都无法忘记。

    “我靠,你丫怎么和我当初从海南回来一样啊,整个就是从非洲来的?”苏雅问。

    “你以前不是说越黑越健康么?”单小单笑着回答,听到苏雅一次次出口的话,她发觉这真的不是在梦里,这就是苏雅,她认识了二十多年的苏雅。

    在LOFT心晴公寓,单小单的母亲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

    “妈,我回来了。”单小单微笑着对母亲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单小单母亲慈祥的说道“快去准备吃饭吧”。

    单小单的归来使得整个气场都热闹活跃了起来。苏雅、冯薇薇、奚璐同单小单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即使彼此什么也不说也觉得很喜悦。一份情谊缺了一角都会显得遗憾,一个不少的快乐才是完整的。

    “不是说小田在这里吗?睡了吗?”单小单早在刚一进屋就想问了。

    “在在在,早睡了呢,这孩子很乖。”冯薇薇十足的母亲口吻说,“小单,你这家伙是不是答应过小田要和她一起看奥运的。现在你看,奥运都结束了你才回来,不要老骗小孩。谎话说多了是会遭天谴的。”

    “我知道了。承诺证明没把握就是说我来着。”单小单自悔道。人会做出一个承诺,真的只是因为对未来没把握,需要一个诺言去相信无法预知的明天。

    “只可惜啊,我们的灏然大帅哥此刻可能已经在台北九份了。”苏雅叹着气说。

    单小单转头看了看窝在旁边的苏雅,淡静的抿了抿嘴唇。她知道迟早要面对他的,可没想到他竟然去了九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