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谋子司马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亢龙有悔:有些事情,只能留给子孙做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3)

    至于称司马懿欺负孤儿寡母,更是过甚其辞。司马懿受托孤之命,对曹叡的忠心耿耿,有目共睹。反而是曹爽,强迁郭太后于永宁宫;司马懿受太后旨意发动政变,很难说完全违背郭太后的意图。

    最大的疑点在于,司马懿究竟有无篡心。

    很难说有,也很难说没有。人到了司马懿这样的位置,不可能没有考虑过篡位与否的问题。甚至一代完人诸葛亮,面对李严劝加九锡的建议,照样给出“如果能扫灭曹贼,即便加十锡都可以,何况九锡”这样有点儿犯上的话来。

    而司马懿,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言行。他对九锡、相国、丞相、郡公之类荣誉和职位一律推辞。起码可以说,司马懿本人,并没有篡位之心。有人说,这是在装。但是,如果这个人能够装好人装一辈子,装到死为止,那我们客观讲,这个人不正是一个好人吗?

    孔子的六世孙子顺有句名言:“人都是装出来的。装一辈子,就是君子;坚持不懈地装,就习惯成自然了。”(人皆作之。作之不止,乃成君子;作之不变,习与体成;习与体成,则自然也。)

    司马懿的一生,可以是这句话的一个注脚。

    司马懿不是没有可以诟病之处。他在处理公孙渊、曹爽、王凌之时,杀戮太重,乃是人生抹不掉的污点。

    但是人们对司马懿评价很低,原因何在?

    我觉得,有两个思维习惯在作祟:

    一、原心论罪。即评价人主要不看其客观功绩,而看其主观动机。动机再好,即便一无所成,也是好人;动机一坏,即便功比天高,也是坏人。

    二、血统基因论。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逆推上去,你司马懿的儿孙尚且如此,你司马懿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两个思维习惯究竟是否有助于我们的思考?我不作评价。但是我觉得,骂人必须要骂到痛处,否则被骂者也难以心服。

    指摘司马懿的办法,不在于对他个人私德的揣测,而在于他是否能秉持公义。

    司马懿最大的问题,在于:只能救己,不能救时。

    汉末三国,世道人心,每况愈下。但是,在汉末的时候,由于曹操、刘备、诸葛亮一批杰出政治人物的存在,还是有一些良好的政治变革和向上的苗头。司马懿既然拥有如此杰出的才能,便当负起匡救时代的重任,身居宰辅之位,以榜样之力,默默扭转江河日下的世运。

    然而,他并没有做到。他所做的,不过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独善其身而已。

    孙权看不起贾诩,认为他没有资格成为三公,原因并非能力不足。的确,从匡救时代来讲,贾诩与荀彧相比,完全是天上地下。

    时代在向下,人要向上;个人违逆了时代,自然就会受伤。所以,司马懿选择识时务,无可厚非。但是,倘若在衰世不能有这等精神,而一味顺着衰世的时运,以成自己之功,则整个民族将走向万劫不复。

    司马氏的统一中国,便是利用了这种向下的时运。

    汉末最大的弊病,乃是缺乏一种光明正大的精神。当时的士人,知有家族、有郡守、有恩公,而不知有天子,不知有天下。曹操、诸葛亮试图扭转这种局面,所以实行“名法之治”,以破灭虚伪造作的假道德,恢复真实本我的真道德,然而世家大族的势力实在巨大。曹**后,他生前一心维持的世家与寒族的平衡关系被打破。司马懿笼络世家,利用这种力量来形成了自己的势力。他本人有一定的儒学修养,但是他所用的计谋和立身之道,其实无非权谋而已,并非浩然正道。儒家的修养,不过是他的缘饰罢了。

    所以,既然司马懿立身非以正道,他的子孙继续变本加厉,则西晋的立国非以正道,可想而知。立国非以正道,君主便无资格要求天下人行正道。所以,司马氏强调的所谓“名教”不过是虚文而已,遭到了思想界的非暴力抵制,是为玄学思想的兴起。玄学一起,再加上后来的走样,则整个时运更加向下。

    这才是司马懿的根本要害。

    当然,以上仅是我的一己之见。

    好在,历史是开放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