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谋子司马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亢龙有悔:有些事情,只能留给子孙做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2)

    次年,文钦的儿子文鸯以极其强悍的武力强袭司马师的大营。司马师的眼睛上有肿瘤,刚动过手术正在观察期,受到这次惊吓,眼睛震出眼眶而死。

    司马昭继承了兄长的全部政治遗产。诸葛诞再次在淮南叛乱,并向东吴求援,东吴派出文钦援助诸葛诞。司马昭围城大半年,城中内讧,诸葛诞杀死文钦。司马昭趁机指挥攻城,斩诸葛诞,夷三族。淮南三叛,至此全部结束。

    天子曹髦血气方刚,明封司马昭为晋公,暗中谋划武装政变。他乘车率兵要攻击司马昭,司马昭的死党、贾逵的儿子贾充指挥部下成济杀死曹髦。司马昭想知道朝中的意见,便询问陈群的儿子陈泰:“为今之计怎么办?”陈泰回答:“腰斩贾充以谢天下。”司马昭问:“不能杀比他小的吗?”陈泰说:“只能杀比他大的。”司马昭最后把枪手成济夷三族,以掩饰自己的罪过,立曹奂为帝。至此,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司马昭觉得统一天下的时机已经成熟,派钟会、邓艾二人伐蜀。公元263年,蜀汉灭亡。继承诸葛亮遗志的蜀汉名将姜维挑拨钟会杀死邓艾,又试图杀死钟会复国未果,二人皆死于乱兵之中。

    司马昭死后,其子司马炎继承父志。他在公元265年学习曹丕,让曹奂禅位于己。

    曹魏灭亡,晋朝建立,史称西晋。

    始终与司马懿父子若即若离的司马孚,以魏国纯臣自命,对此感到痛心疾首。

    公元280年,晋朝多路水师消灭苟延江东的东吴,统一全国。波澜壮阔的三国时代,至此终成过往。

    司马懿被追封为晋宣帝,被视为晋朝的实际奠基者。

    司马炎与他的父亲和爷爷不同,他成长于深宅大院之中,并没有很多地接触过兵戎战事和民间疾苦,没有呼吸过半点民间新鲜空气。所以,西晋的开国与中国历史上任何统一王朝都不同,刚开国便有亡国的气象。

    西晋是世家大族们的黄金时代。他们争奇斗富,以聚敛为能事。西晋开国之后,吸取曹魏亡国的教训,大肆分封同姓诸侯,使得地方上形成一个个潜在的割据势力。当时,边境的胡族大量渗透进中原,也成为一股不安定的因素。

    在这样的局面下,司马炎只不过做了些轻徭薄赋、与民休息之类的工作,而没有开阔的眼界和大手笔的制度来消解汉末分裂近百年所形成的离心势力,更没有一个光明理想充当国家的官方哲学。“得国不正”属于道德评价,不好苛求;“立国不正”却是事实,无须避讳。

    司马炎撒手人寰,继承人是历史上著名的**皇帝司马衷。他的太太、贾充的女儿贾南风,更是历史上恶名昭彰的黑桃皇后。两人联手,引起了诸侯王互相征伐的乱局,史称“八王之乱”。

    在这样的衰世和乱局下,一方面思想界毫无出路,又受文化高压,便转向清谈的玄学。玄学最早是阮籍、嵇康等人避祸和暗讽的途径,后来竟至为贵族所效仿,成为无聊的谈话沙龙。至阳至正的儒学,则暂时衰微,由北方一些传统的世家保存下来。中华民族的文化命脉不绝如缕。

    另一方面,八王之乱后的晋朝元气大伤,匈奴、鲜卑、氐、羌、羯等胡人部族崛起入侵,史称“五胡乱华”。事实上,相比起晋室的皇帝和贵族们来,这些新兴的胡人中反倒颇有几位识大体的人物。

    公元312年,司马衷的继任者司马炽被攻入洛阳的匈奴人俘去,受尽**后被杀。

    公元317年,司马炎的孙子、西晋末代皇帝司马邺再度被攻入长安的匈奴人俘虏,再度受尽**后被杀。西晋灭亡。

    西晋立国五十二年,真正统一的时间不到十二年,可称昙花一现。然而,这朵昙花,却堪称是中国史上最黑暗**、最没有希望和活力的罪恶之花。

    希望在南渡。

    司马懿的一位曾孙司马睿渡江到建康(今南京),借助王导、王敦和当地世族的力量重建朝廷,史称东晋。受尽教训的贵族们,终于开始有所反思,有所变革。北方则由遗留的汉人和新来的胡人通过铁血的交织进行新的文化整合、制度创生,孕育着历久弥新的中华文化。

    这就是司马懿身后的故事,西晋的简史。司马懿生前似乎没有走错任何一步棋,而他的子孙却满盘皆输。

    司马懿生前飞龙在天,死后亢龙有悔。

    为什么?

    盖棺论未定,功过后人评。

    历史上对于司马懿的评价,基本是负面的。我无意翻案,这个案也不好翻。

    史料已经封闭,史学却是开放的。我们有资格做的是,通过认真梳理史料,来作出负责任的评价。

    对于司马懿,从他活着的时候起,便有一些人给予负面评价。譬如高堂隆和陈矫。当然,更多的是朝廷和百官的官样文章,以伊尹、吕尚、周公来比喻他,拔到无比的高度。

    从司马懿本身来看,他在能力上确有其过人之处。他的擅长军事与谋略,对政治斗争的把握,善于隐忍和韬晦,在汉末三国都属一流。司马懿利用他的能力,精心计算着每一步人生的棋招,几乎不曾有过失败。与他对垒的人物,或明或暗的对手,如曹操、诸葛亮、曹爽、孟达、公孙渊、王凌……无不是一时的俊彦,但亦无一不败下阵来。

    司马懿的品德,为后人诟病最多。但我们看他的所作所为,无论铲除曹爽还是王凌,无非是为了自保。何况,曹爽、王凌也自有取死之道,放在哪个朝代也难以幸免。古人说司马懿以狐媚事上,也属偏激之辞。司马懿在曹操这样的雄猜之主手下,不收形敛迹,如何得以久全?而曹丕的刻薄内忌、曹叡的果决好法,也都不是善与的主。司马懿加强自身修养,戒骄戒躁,谦虚自持,很难说是什么“狐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