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谋子司马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亢龙有悔:有些事情,只能留给子孙做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拔刺:群龙无首,方为吉(1)

    王凌集团已经全部伏法,但司马懿很清楚,还有一个人正逍遥法外。

    楚王曹彪。

    曹彪是这次谋反案的主角、王凌计划拥立为帝的对象,而且有多起证据表明,曹彪对这起谋反案涉足甚深。

    司马懿与曹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对曹彪的生死当然无所谓。但是,司马懿试图借题发挥,达到另一个目的。

    司马懿请奏朝廷,赐死楚王曹彪。朝廷准奏。

    司马懿接着请示朝廷:曹彪谋反事件,绝非个别的偶然现象。有一个曹彪,就还能有千百个曹彪。所以,请将所有宗亲诸侯,都召集在邺城,设置监察官员,严格监视,严禁彼此交流,更严禁与其他官员交流。

    朝廷再准奏。

    曹叡时代,因为曹植的上疏而对诸侯王稍稍放松的政策,再次收紧,而且比曹丕时代远过之而无不及。曹家的王爷、侯爷们,这下子彻底成为了囚徒。

    惟愿生生世世,莫生在帝王家!相信这是曹魏皇族共同的心声。

    司马懿办完这件事情之后,终于放心了。王凌的位置,由扬州刺史诸葛诞继任。诸葛诞是诸葛亮的族弟,所谓诸葛氏龙虎犬之“犬”。诸葛诞在曹魏的表现比较本分,而且还刚刚成为司马懿的亲家——他的女儿,是司马懿的儿子司马伷的太太。

    但是,这个人又用错了。他毫无疑问也是一个潜水很深很深的人。诸葛诞的问题只好留给司马懿的儿子来解决了。

    司马懿办完这些事情,返回洛阳。天子曹芳派使者持节,策命司马懿为相国、封安平郡公,孙及兄子各一人为侯。至此,司马懿前后食邑五万户,司马家族封侯者十九人,权势滔天,天下无双。

    司马懿继续保持晚节,力辞去相国和郡公的位置。

    六月份,司马懿病重。司马懿装病装了一辈子,这次来真的了。

    司马懿躺在病榻之上,静静地等待着。他对这个世界已经无欲无求,这个世界也许已经不再需要他。有无数人在盼着司马懿死去,有无数人在依赖司马懿活着。司马懿的生命,对于他们至关重要,对于此刻的司马懿自己而言,则反而似乎可有可无。

    司马师和司马昭孝敬在床边。司马师,此时已经是卫将军,大将军之下军界的第四号职务,坐镇洛阳城;司马昭,已经多次接受过独当一面的重任,对蜀作战中指挥邓艾和蜀汉的名将姜维多次交过手,现在任职安东将军,是许昌军区的最高军事统帅。

    有子如此,夫复何憾?

    何况,还有担任太尉职位的弟弟司马孚。司马孚虽然与自己一直走得不太近,但是每次在最关键的生死时刻,以沉稳见长的司马孚永远都是己方的中坚力量。司马懿相信,今后也会如此。

    司马懿没有什么后事好交代的。我能做的,都已经做完了;我来不及做的,都留给你们了。我现在的事情,就是干干净净、无挂无碍地离开这个人世。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半点留恋。

    因为,我寂寞了。

    当年与自己一起出道的人物,如今都已成一抔黄土。世间再无有资格做我上司之人,世间再无值得我辅佐的主公,世间再无旗鼓相当的同僚,再无将遇良才的对手。我不过是仗着命长,才能欺负这些小儿辈罢了,倘若让我带着今天的头脑与能力重返建安时代,丞相府的高级谋士群不知能否有我的一席之地呢?

    司马懿感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一点地消逝;他甚至清晰地能听到生命从自己体内撤出的声音。

    司马懿的头脑始终清醒,并没有像他当年骗李胜时扮演的那样昏聩不堪。这是他唯一感到欣慰的。即便我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我的智慧依旧活跃如初。

    但是,这样清醒的意识,随着身体机能的损坏,随着体力的丧失,也在渐渐变得飘渺而奇幻起来……

    司马懿生命最后时刻所看到的,也许是当年他在兄长庇护下,在乱世逃亡时透过马车的布帘,看到的那一方纯净的天空吧?

    曹魏嘉平三年、蜀汉延熙十四年、东吴太元元年八月五日(公元251年9月7日),司马懿逝世,享年七十三岁。

    按照司马懿生前的遗嘱,他的遗体被安葬在洛阳东北八十里处的首阳山,不筑坟头,不树墓碑,保持原地形不变。下葬时,司马懿的遗体穿着平常的衣服,不用任何器皿陪葬。

    司马懿的最后一个要求是,日后司马家族的任何死者都不得与自己合葬。

    孤独是王者的品格,寂寞是枭雄的做派。

    千秋万世名,寂寞身后事。

    司马懿的政治遗产,全部由司马师继承。司马懿死后一年,吴大帝孙权也去世,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个活到七十周岁以上的皇帝。东吴诸葛恪总揽朝政,兴起重兵进攻曹魏,司马师指挥毌丘俭、文钦,击败诸葛恪的进犯。

    这一战,史称“新城之战”,对东吴的政局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诸葛恪惨败之后,在国内独断专权,被吴主孙亮和孙峻设计杀死。从此,东吴的朝政陷入权臣轮流执政的混乱之中。

    司马师的作风比司马懿硬朗而专断,天子曹芳不堪其苦,联合了几个人试图以夏侯玄代替司马师的位置。事发,夏侯玄等皆夷三族。司马师把曹芳打回原形继续做齐王。他借着“不应该由长辈继承晚辈”的理由,拥立十四岁的曹髦为天子。

    天子废立,引起拥曹派的反感。毌丘俭、文钦发动兵变,反对司马师独裁,被司马师指挥诸葛诞、邓艾等镇压。毌丘俭战死,文钦父子逃亡东吴,两家人留在曹魏的,全被屠杀。继王凌之后的淮南第二叛,就此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