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谋子司马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亢龙有悔:有些事情,只能留给子孙做 这样当罪人:我宁负卿,不负国家(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样当罪人:我宁负卿,不负国家(2)

    杨康得知主子令狐愚的死讯,便把令狐愚和王凌的计划一股脑儿全告诉了高柔。杨康喜滋滋的,心想:估计凭着这个功劳,我能混个侯爵当当吧。

    高柔得知了这么重大的消息,不敢怠慢,连忙找到司马懿。司马懿听到此事之后,不动声色。他安排了心腹黄华接替令狐愚的班,为兖州刺史。

    这年,东吴的大帝孙权已经七十岁了。他感到自己的生命之火正在渐渐熄灭。他深知自己的子弟无能,生怕死后曹魏大举入侵,长驱直入。孙权下令:掘开涂水堤。

    王凌得知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这是一个明目张胆布置兵力的好机会。他向朝廷上表,请求发兵讨贼。

    王凌此举,有两个考虑:

    第一,掩人耳目。

    王凌虽然是东南战区最高统帅,而且身兼太尉之职,但是平时一旦自行其是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必将引起中央的注意,而扬州的重兵必须靠中央的命令才能调动;王凌想以讨伐吴军为借口,掩饰兵变的痕迹。

    第二,壮大实力。

    兵变,仅仅靠扬州的兵力肯定不够;王凌想借此向中央讨要一些军队,以壮大自己的力量,确保兵变的成功率。

    司马懿对王凌的心思洞若观火,怎会同意他的上表?当然是拒绝。

    王凌没有办法。以前,兖州是他的势力范围,可如今这位新刺史黄华是敌是友还不明朗。王凌派心腹杨弘去探黄华的口风,希望能够拉他入伙。如果能够发动兖、扬二州的势力,兵变的成功率就要高很多了。

    杨弘奉着王凌的命令,前往兖州刺史府。他知道,他将要做的这件事,乃是足以夷灭三族的不赦之罪。杨弘心里犹豫,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跟着王凌走到底。他简直怀疑,这位年近八十的老主子已经年老荒悖了。

    杨弘还有妻儿老小和大好青春,他不想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一起疯狂。

    杨弘来到刺史府,先把王凌的意思给黄华讲明。杨弘边讲,边观察黄华的脸色。他发现黄华的脸色变了,便赶紧自明心迹:我杨弘反对王凌这样自取灭亡,希望刺史大人明鉴。

    黄华是司马懿派来的人,岂会跟着王凌发疯?他听到杨弘这么说,便把杨弘留下。两人联名秘密上书司马懿,汇报王凌的反状。

    司马懿收到这封绝密上书,暗暗点头:王凌啊,你既然不想安享天年,那就由老夫送你上路吧。

    司马懿深知王凌的军事才能,所以不敢怠慢。他清楚,两个儿子和朝中的大臣,打起仗来都未必是王凌的对手。对付王凌这样年近八十的老家伙,只能靠自己这个年过七十的老骨头出马才能扎得住场子。

    司马懿亲自点起兵马,乘坐战舰迅速南下。

    派出去的杨弘迟迟没有回来,引起了王凌的警觉。他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王凌已经没有办法,他只能做困兽之斗。

    两位历尽沧桑的老人,即将在曹魏帝国的东南大地,进行最后的对决。

    司马懿却不想打仗。他今年七十三岁,一来年纪已经不容许他再进行剧烈的军事作战,二来司马懿在军事方面早已经臻于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化境。

    所以,司马懿干了两件事情,来屈这位“文武俱赡”的王凌的兵。

    第一件事情,赦免王凌的一切罪过。他请求了皇帝的诏书,对王凌下达特赦,既往不咎。

    第二件事情,以私人名义给王凌写了一封言辞极其恳切的信,托人火速给王凌送去。他在信中,表达了对王凌的宽慰与谅解。

    司马懿从来不怕跟敌人对打,因为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他只怕敌人逃跑。

    辽东之战,他最怕公孙渊跑到境外;洛阳政变,他最怕曹爽跑到许昌;这一次,他最怕王凌跑到东吴。所以,他派人紧急送去的诏书与私人书信,正是缓兵之计。干完这两件事情之后,司马懿命令战舰开足马力,急如星火般直扑王凌的驻地。

    王凌其实无兵可调。他手上有的那点兵力实在少得可怜,而要调动扬州的重兵又必须得到朝廷的旨意。王凌当然也有都督东南诸军事的权力,可以调发郡县兵,此刻他正在试图作此努力。他还有另一手打算——出奔东吴。

    就在这个关头,王凌先后接到了来自朝廷的特赦和司马懿的信。司马懿在信中承诺:我绝不会拿你王凌怎么样。

    似曾相识的承诺。

    王凌曾经在心里暗笑曹爽愚蠢,但他此刻犯了一个和曹爽一样的错误。这是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将要他王氏三族的性命。这个错误就是——相信司马懿。

    所以,王凌放弃了抵抗的念头。当他放弃这个念头不久,便得到消息:司马懿的水师和陆军,已经抵达本地!

    王凌震惊。他现在才知道,当年的孟达是怎么死的了;他现在也知道,不久前的曹爽又是怎么自投罗网的了。时间已经不容许王凌逃往东吴,更不要说召集各郡县的兵丁,布置防御了。

    即便是天王老子、大罗金仙,也唯有束手就擒。

    王凌没有办法,他派主簿王彧拿了朝廷颁发给自己的印绶、节钺,前往司马懿军中。同时,他让人把自己捆绑起来,跪在河边,等候司马懿的发落。

    战舰上的司马懿拿到了王凌的印绶、节钺,又看到王凌远远地跪在河边,便笑着对王彧说:王大人这是干什么?皇上已经赦免他的罪过了,你过去给他松绑吧。

    王彧回来,传达了司马懿的意思,给王凌松绑。

    王凌既然已经得到赦免,又想到自己毕竟和司马懿的兄长司马朗是铁杆兄弟,便放了心。他估计,司马懿即便再心狠手辣,哪怕看在其亡兄的情分上也会宽宥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