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老谋子司马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老谋子司马懿 引子 司马老儿只剩一口气了(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司马老儿只剩一口气了(1)

    蜀汉延熙十二年(249年),汉中。

    姜维已经年近五十了。当年的他血气方刚,继承诸葛亮的遗志,立誓要克复中原,何其壮哉!

    随着征战阅历的增长,姜维越来越意识到这近乎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姜维的对手,是曹魏征西将军郭淮和雍州刺史陈泰。郭淮是对蜀作战的名将,陈泰是老臣陈群的公子、曹魏军界的新贵,这是两个非常棘手的对手。不过这两个人并不够资格让独得诸葛亮真传的军事奇才姜维绝望。真正令他感到绝望的,是这两个人背后近乎完美的军事防御体系。

    十几年前,司马懿在诸葛亮一波又一波的猛烈攻击之下,不慌不忙地构筑起一套军事防御体系。组成这套防御体系的,有受司马懿提拔和培养的杰出军事人才,有可以掎角互援的各大防点,以及应对蜀汉惯常进攻模式的一整套防御办法。所以,在诸葛亮病逝、司马懿抽身离去之后的十几年中,尽管姜维一直在绞尽脑汁地努力,却始终难以在曹魏边防线上有一尺半寸的推进。

    姜维正在筹划今年秋收之际再次突袭雍州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在没有找到敌方软肋之前,姜维只能用这种毫不间断的徒劳攻击来掩饰自己的无能为力。

    难道真的没有半点破绽吗?姜维站在汉中军营前凛冽的风中,望向东方一个他所看不见的城市——洛阳。那是曹魏的政治中枢,最近十年来,姜维实际上的对手司马懿几乎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座城市。司马懿的兴趣,早已经从军界转向政界了,只留下一盘珍珑棋局等姜维来破解。

    东吴赤乌十二年(249年),建业。

    六十七岁的吴大帝孙权是三国开国君主中硕果仅存的一位,但他丝毫没有一览众山小的**。因为孙权很清楚,尽管当年的诸多强劲对手都已经先后谢世,但他仍然不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的那个人。

    孙权不是没有吞并天下的野心,但东吴却始终以一个闭关自守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原因在于兵种的先天不足。

    东吴的水军足以傲视天下,但陆战却始终是一大命门,因此自守有余、进取不足。冷兵器时代的陆战,骑兵克步兵。孙权虽然控制着广袤的疆域,却没有一处养马的所在。东吴土生土长的马匹孱弱不堪,驮驮粮食、搞搞后勤还可以,真要上阵杀敌,根本不是北方悍马的对手。

    北方盛产马匹的地方,西北的河套平原算一个,燕赵故地的辽东算一个。以前,孙权经常派海军舰队远涉重洋,从海路向辽东购买马匹。当时的辽东,由世代盘踞于此的东北王公孙家族控制,不受曹魏直接管辖。

    但是,这条商路已经断绝十一年了。

    十一年前,东北亚的霸主、辽东公孙家族末代掌门人公孙渊,在自己的地盘上被斩下头颅,快马千里传送到曹魏帝国的首都,悬挂在城门之上示众。

    这起军事行动的操刀手,是司马懿。

    孙权想起此事,不禁长叹一口气。公孙渊鼠辈而已,死不足惜;可是辽东归魏,断了我东吴的战马来源,实在可恼!重重深宫之中,光线昏暗。暮气沉沉的孙权独坐冥想已久,精力不支,昏昏欲睡。身边的侍女赶紧服侍孙权就寝。

    年迈的孙权入睡之前最后一个意识流般的念头是:为什么司马懿比朕大三岁,却仍然像年轻人一样精力充沛?

    曹魏正始十年(249年),洛阳城郊。

    少年天子曹芳正在大将军曹爽陪同下拜谒祭扫先帝曹叡的陵墓——高平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